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行天下

重启生命的自由和丰盛

 
 
 

日志

 
 

普贤上师言教口传 2  

2011-11-05 11:02:52|  分类: 大圆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萨仁波切2011年:



 

【视频九】的文字整理         

   我们先根据课程的开始到现在所讲的做一次总结——

   对于那些不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和安适的人;对于想要超越物质世界约束、对物质世界感到不舒服的这种人;对于这样的人,首先,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不会欺骗你的皈依对象——对此,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答案,而对于佛教徒的我们,我们找到了佛、法、僧,我们认为佛、法、僧是最不会欺骗我们、是最能让我们依赖的皈依对象。其次,我们了解到要证悟成佛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把根深蒂固的认为“我是真实存在”--认为自己很重要的 ‘我执’、‘自私’ 整个彻彻底底地碾碎。为了这样做,我们修持菩提心,就是要训练自己重视别人的所有利益。因此,我们建筑了非常重要的起点和基础——‘皈依’和‘发菩提心’,这两件事是绝对重要的,是我们完全不能忘记的。

    然后为了清净我们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可以承载佛法真理甘露的器皿,所以我们在非常广大有效的密乘方便法门中,选择了念诵和修持金刚萨埵来清净自己。

   而为了积聚我们的功德,我们供曼扎;在供曼扎中我们必须要了解到:没有功德,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尤其是想要学好佛法,修好佛法。特别是你如果想证悟大圆满,因为想证悟大圆满,一定是有你上师的加持和自己的功德。



   接下来,为了积聚功德、为了摧毁四魔、为了偿还我们往昔所有的造罪和业债,所以有了‘古萨里’的修持。基本上‘四魔’就像你放置自我写真照片的相框,换句话说,这‘四魔相框’内装的是 ‘我’或‘以为我是真实存在的我执’ ,而破坏、截断这个四魔这个装‘我’、装‘我执’的框框,我们用‘古萨里’的修持。‘古萨里’的修持在藏文叫‘质’(音),是‘断’、‘断绝’的意思,而在汉地通常把‘古萨里’翻译成‘施身法’;但更接近‘古萨里’本意的翻译应该翻为‘断绝之法’:断绝对‘我’对‘我的’贪恋。

    所以,我看到现在这个‘断绝我执’的法,在世界各地大行其道,禁不住地怀疑也许,当今喜欢修这个法的人,大多数仅仅是喜欢唱诵吧,也很可能喜欢在唱诵的时候,很拉风地摆弄那些很特别的鼓或其它乐器,但最糟糕的是:这些人不但喜欢唱诵和摆弄乐器,而且还认为自己唱得很好听,而这些对‘我自己’的作为、‘我自己’的声音,感到认同、感到欢欣和甜蜜的情况,其实正是‘四魔’中的第一种魔,叫‘天魔’天神的儿子。然后,第二种魔叫‘蕴魔’、第三种是‘烦恼魔’,当你具备了‘天魔’‘蕴魔’‘烦恼魔’等三种魔后,那你一定会有第四种魔,‘死魔’。当我们具备了四魔,实际上就是组成了‘我’‘我的’‘我执’;就好像要把番茄炒蛋这道菜做好,得需要有番茄、鸡蛋、油、调味料、水等等材料;同样的,天魔、蕴魔、烦恼魔、死魔这四种魔,也是我们‘我执’必需要的条件。

    事实上,古萨里的修持,仅仅是从性价比的角度来考量就知道是非常好:古萨里这个字其实是‘乞丐’或‘乞士’的意思,所以修行这个乞丐的法门,你不需要任何花费,乞丐没有任何的东西——你只需要观想供养自己的身体,仅仅通过观想供养自己的身体而积聚很大的功德。

    当然,这几天上课大家也许都注意到了,我并没有仔细地讲如何观想,而是把时间集中在讲各种法门背后的理论和基础是什么——这是因为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本书本身已经把观想这些写得很清楚,你只要仔细去看就知道;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观想是非常相对、没有绝对、很个人性的东西,每个人体验都不同,不能一概而论来讲。

    至于古萨里实际的修持方法——首先你念‘呸’,然后观想自己的意识从身体上离开,当聚在头顶虚空时,这个意识一刹那之间变成:藏文ma cig khros ma nag mo;梵文Krodhakali,中文翻成‘黑忿怒母’,但基本还是空行母。随便问一下:大家知道空行母是什么意思吗?英文有一个很糟很难听的字,是专门骂女人的,叫‘bitch’意思是‘母的野兽’如母野狗、母野狼等等,这就是类似‘空行母’的意思,实际上空行母的真正意思比这个更糟。二十世纪西藏有一位很伟大的学者叫根顿群培,他说:“现代人很奇怪认为‘空行母’是指很漂亮的女人,有很多人到外面找‘空行母’;甚至有很多女人觉得自己就是‘空行母’,因为觉得自己很漂亮。但实际上‘空行母’的意思比‘母的野兽’还要糟。”

    接着,观想成黑忿怒母后,这个空行母开始拿刀切自己心识离开后的尸体;观想把你的尸体切成一片一片,接着念诵‘嗡?啊?吽’来加持;然后你的肌肉、血液、骨脉都变成了甘露。我也顺便说一下:‘甘露’梵文amrita,在密续里面,一直是大家广泛而深入研究的主题。以我们目前这种层次的功德和智慧,思考‘甘露’,最正确的理解是:甘露,是具备多种功用的东西——举例来说:像桌面上的这一盆花,可以当成一盆漂亮的花来供佛;也可以把它当成礼物送给一个女孩子,这样意义当然就不一样了;也可以把这盆花供养给一只饥饿的山羊,但你也知道对山羊来说这盆花意义是什么——这就说明每一样物质每一个现象,本质就具有多种功用,并不是我们的观想成那么多功用——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把身体的肌肉、血液、脓痰、发肤,把我们的身体供养给过去未来、十方三世的上师本尊、诸佛菩萨。

    就像刚刚前面讲的一样,古萨里的修持,一方面是截断‘四魔’的框框;同时也是积聚功德。我们积聚功德:不止是我们把身体作为甘露供养给上师、诸佛菩萨等等圣功德田;我们还把甘露布施给一切众生,希望他们能够发菩提心,这也是我们积聚功德的方式。

    同时,甘露特别要供养给那些我们欠他们业债的众生。因为业债我们实在是多得很,没成佛前,我们每时每刻每刹那做任何事情都会让我们背负业债,都会越来越深入业债,有业债你就会很容易受到伤害、经受苦痛。所以特别要供养。

  在古萨里供养的最后:我们所供养的对象——譬如:上师、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等圣功德田;然后,接受我们供养的对象——不管是六道一切众生、还是诸魔等等,全部都和自己一起离开二元分别,完完全全消融于、收摄于究竟实相的广大虚空。

 

下面讲上师瑜伽——

     前天我曾经讲到:对于任何想走灵性道路的人来说,上师或者老师是非常关键的。这种讲法就算在世俗的生活也是这样,譬如你想学骑自行车、学游泳,如果有老师教,你会学得比较快。当然,你也可以通过读书,或看视频来学,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和强项,同时作为现代人通常我们也没有多少耐心,时间也很少,如果你有好的教练作为指引、作为向导的话,一定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可是在这里我必须很清楚地提醒大家:像前面说的,一个人就算是学骑自行车、学游泳,有老师指导是很重要,更别谈是学佛法了,但是在密续里面,‘指导学生’是老师功用最少的一面,实际上按密续来说,老师的重要性在其他方面;如果你要修持密续,那你一定得把上师的作用、上师功用搞清楚,因为你搞清楚这个,你就能避免像他一样,学了五十年密续,后来才觉得后悔。

     一般来说我们学密,都需要有一位上师来教导,可是什么是‘教导’?实际上‘教导’的含义非常广阔。但现在我们认为的‘教导’是指:有一个人跟你解释一些什么东西、或念一些什么东西给你听;这所谓的‘教导’其实是幼儿园式的教导。在这方面,就算我自己,也是在学习很多很多年以后才把这个搞清楚,所以这也证明一个人的无知是可以多固执的。我跟过很多大堪布受过很多教法,这些堪布真的很慈悲,也很博学,很多经论几乎都是滚瓜烂熟,可以倒背如流的程度,但这是老师一般的功用——‘教导的功用’。

     我其实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其实根本不相信很多的喇嘛,到现在还是。所以我的根本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圆寂后,虽然我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修持上的等等问题需要问一个人,可是他等了很久之后才去祖古.邬金仁波切那里问一些问题,后来我实在很后悔,说真不应该等那么久,提起起这个故事,我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在出发之前,我准备了很多要问问题,比如“某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喇嘛是这样讲,而那个喇嘛又是那样讲,他们为什么会这样讲” 足足写下两页纸长的问题。每一次我去拜访祖古.邬金仁波切时,他都举办盛大的欢迎——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祖古.邬金仁波切,对上一世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有着无以言说的尊重、还对敦珠仁波切的家族非常非常的尊崇,所以当我一去到,祖古.邬金仁波切变得非常非常的挑剔:他的侍者是尼师,当这些尼师端来任何东西,哪怕是一点点小细节都非常严格,比如端茶的时间慢了、糖是不是放太多了、奶油是不是放少了,等等等等,花了差不多一个钟头来挑剔侍者这个做不对,那个做不好。到后来我要走了,祖古.邬金仁波切只说了一句:“噢,不要担心”,但是这样的一句话,就足足让我大半年都感觉很舒坦,所以我才体会到:对此舒坦,去之前写的那么多个问题真的一点用也没有。

 

    我说到这些,主要是想提醒你,老师,尤其是一个密续、金刚乘的老师,基本上是你自己在镜子前反映的那张脸:虽然我们一再一再地被告知“你的心就是佛”,但对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所以你需要的是真正地去证悟到这点——举例来说:佛经,佛教论点说我们都有佛性,我们也能在某个程度上知道每个人都是有佛性——就好像这几天我的侍者蒂法,她当然是我自己的投射,但基于我的功德,只能投射出:蒂法永远都好像仙女一样好的人。我只能看到,只能体会到这一种的投射。如果站在‘投射’的立场上来看,无论我是对蒂法的投射,还是对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投射,其实都是一样的,但是因为对两人功德的不同,投射也就不同。

    密续里面都讲“你要把上师视为佛” 这句可以有很多不同层次的理解——其中一种幼儿园式的理解方法是“我的上师是金色的,会发出十一道光芒” 等等的理解。而我的功德、我的虔诚心看到我的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只是到:顶果钦哲仁波切的身躯非常巨大、长得很好看、很帅气,他是一个人类、偶尔会打瞌睡、会吃东西、会上厕所这个层次——这样说并不是对自己的投射有什么不满,实际上比较起看上师是‘金色的’‘会发光’‘四只手’等等,我倒还希望我的上师会吃、会睡、会上厕所;很诚实地说:“因为我们自己的染污,我希望他是一个鼻子而不是两个鼻子,我希望上师他做事的方式是个人类,具备一切被人类理解的特质,因为这样我就可以跟他沟通跟他谈。所以我很喜欢赞颂上师文里面的一句话“上师是诸佛之源”因为有上师,诸佛才能被我们理解,我们才能与诸佛沟通。

    我相信如果我的功德真的增长,染污减低,一定会把上师顶果钦哲仁波切的看成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这其实是很好的,因为仁波切说他自己修持的本尊里面,有一尊是圣度母——其实这样说,是有过体验的,这个体验也曾告诉顶果钦哲仁波切——因为很多人都把顶果钦哲仁波切看成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但我修文殊菩萨的仪轨时候,总是很难把顶果钦哲仁波切观想成文殊菩萨,没有办法修下去;但是,修白度母的时候,我就很容易把顶果钦哲仁波切观想成白度母,完全没有像修文殊菩萨仪轨的那种困难,也许我大概就是有把顶果钦哲仁波切观想成度母的功德,这个对我来说比较容易做到,比较容易沟通。这个,就是我观修本尊的体会。但很抱歉,目前对蒂法小姐是没有办法这样做。

    实际上,我们应该这样做,因为每一件事情,都应该是对上师的投射,无上瑜伽有个修持就是视一切的现象都是上师,尤其你要修持大圆满,那你对于上师的虔诚心是绝对不能缺少的,下面我讲的这句话你应该好好地记下来——吉美林巴曾经说过:一个人证得自己本性的体验,和对上师的虔诚心两者是完全一样的,只是一件事情不同的描述。可是在另一方面来讲,相对看见自己的本性,对于上师产生虔诚心就容易得多,因为上师是实质的、可接触的一个人。

    说到这,我必须要跟你讲:你千万不要认为“我是受过大圆满的,我已经见到自己的本性” 千万不要这样这样欺骗自己,你如果是这样想的,那你已经是足够丢人的了。这样讲不是在泼你冷水——因为骄慢和嫉妒两种烦恼,实际上是非常非常不容易察觉的,所以在你认为自己已证悟到本性的时候,实际你已经造了很多的恶业;对于有很多人问“能不能有很多上师呀?” 这类的问题,蒋阳钦哲旺波有一百一十三个上师,但密勒日巴只有一个上师,这得要看人了。但是我要恳求你——你千万不要到处收集上师,成为许多上师的弟子来增长你的我执,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只会变成一种老茧,就像泡过水的皮革一样,再也软不下来了。

    而需要上师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现代人已很难专注。首先因为现代人很喜欢批判,其次现代人也很喜欢更新各种小玩意,被各种小玩意给吸引住;所以专注就变得很困难——仅仅是因为这个理由,你有个够资格的上师,或者说够资格的教练,是非常重要的。

    至于说到修持实际的方法,修‘上师瑜伽’的时候,一般来说都是鼓励修行者要自观成空行母,为什么要自观成空行母?这个原因其实也是蛮重要的,比较共同的说法:第一个原因是女性的能量是更有‘接受性’,修上师瑜伽,是因为你需要接受加持。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比喻像我面的这杯水,里面的水是智慧,杯子是方便,因为有了杯子,我们就能够更容易、更舒服地把水喝了。

    对于成佛,智慧和方便是没有阶级性的,都是同等重要;但是一定要分别阶级,用分别的眼光来看的话,水的地位是比较高,比较重要,因为你是要喝水,外面的杯子只是方便你喝水;所以很重要的,你需要了解——上师是方便,你的智慧或者说找到你的本性才是目标。因此说:修持上师瑜伽,有女性的接受的能量,接受的智慧是很重要的,这点可以在佛经上也能找到印证,佛说“你应该要自为皈依,自为依靠”——你自己的本性才是真正重要,真正的目标,上师是方便,而并不是说上师是你以外一个真实存在,要来控制、要来指引你生活的神。上师真不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在所有的上师瑜伽仪轨里,我从来没有看过在仪轨中上师的是女性,这也就是敦珠仁波切的黑亥母、钦哲旺波的黑亥母修持里面,自己把自己观成黑亥母,是女性,但顶上永远有一个上师,那个上师永远是男的。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女性的接受的能量,接受的智慧或功德才是我们真正要追寻的,而男性只是一种方便。” 也许这种说法,女性解放主义的人听起来会非常高兴。

(第四天第一个视频终止)

 宗萨仁波切2011年:普贤上师言教口传十

         【视频十】的文字整理

 

   

    上师瑜伽的观想,我不会很仔细地地讲,第一因为各位已经得了这个口传,所以你可以自己去读这本书;第二,观想这个东西是非常相对的,每个人的经验都会不同。而修持龙钦心髓上师瑜伽的方法中,有一个传统就是:投入非常大量的精力,来集中修七支祈祷,因为修七支祈祷做起来非常容易,又可以积聚很大的功德。

    接着是赞颂上师,就是念《莲师七句颂》,念莲师的咒,用这种方式来赞颂上师。

    在这里,我要提醒在座各位:假如你是从第一天开始坚持到现在听这次教授的,那么到现在为止,你已经把前行最详细的解释,包括前行修持的仪轨的口传已经完全接受过了,以后你可以不必再花时间、精力、金钱来请别人再给这个同样的口传了。

    当然,古代有这样的传统,你要修持,先修前行,前行修完了再去接受灌顶,然后再去修持本尊的瑜伽;修持完本尊瑜伽后,最后再去修大圆满;我很怀疑在我们这个时代,这种前行修持的方式是不是还能继续下去。

     这次课程,各位听到这个前行,你自己都应该能体会的到,前行是非常关键、非常重要的——即或你接受过主要本尊的灌顶,你仍然应该修前行;即或你已经把前行修到传统要求的数量,你还得仍然继续修前行,不应该把前行放掉。藏文说‘南卓’中文翻为‘前行’,这个翻法是正确的,但是还有一个更好的翻法,翻成‘基础行’。

  接下来赞颂上师,然后接受灌顶——

     而接受灌顶真正的意思是:要发现我们本俱的佛性。如刚才前面我们讲的——上师是方便,我们是要用这个方便把你本俱的智慧或功德、佛性挖掘出来。而比较普通,容易理解的讲法是:我们现在的佛性在四种迷雾里面迷失或迷宫中走失掉了,这四种迷雾或迷宫:第一种是我们的身体或‘蕴’;第二种是气或‘风’、精神情绪;第三是‘明点’,简单来讲就是我们现在这种粗重的‘心’;第四种障碍你佛性的云雾或迷宫是我们的串习、习惯——为了能寻回本俱的智慧、佛性,我们首先要把身相或‘蕴’破解开,为此我们要受瓶罐顶;然后为了清净我们的‘风’,我们接受秘密灌顶;为了清净‘明点’我们接受智慧灌顶;为了清净‘串习’我们接受指示灌顶——到最后上师收摄进你的身上,这时方便、智慧合二为一。

 

(视频剪辑)

    谈到《普贤上师言教》的口传传承——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从顶果钦哲仁波切那受过口传了;如果西藏的佛学院能把这本书纳入为学习的课本,那会很好,但是这些佛学院的哲学家们太高傲了,认为这是修行人的修行手册,他们是不愿意去学。对此,当我小的时候,顶果钦哲仁波切、纽西堪布仁波切,就已一直在赞美、弘扬、并提升这本书的名声,而我觉得现在西藏人的圈子里面,教授《普贤上师言教》这个传统开始有点式微了。

    以前,贝玛旺阳(音)仁波切他问当时的顶果钦哲仁波切和敦珠仁波切,他想把西藏的一些论著翻成英文,应该要翻哪一本书,他们两人都说应该要翻《普贤上师言教》,后来贝玛旺阳仁波切真的付出好大的心力、用了一切力量,把这本书翻成了英文,即使到了今天,他自己仍然发现以前翻译的本子里面,有那些那些错误,然后改了,所以最近又出了新版的。我看到贝玛旺阳仁波切花了那么的时间、精力来翻译这本书、来修正这本书实在是令人很感动,因为这本书不是那种很性感、富有诱惑力的书,不像时轮金刚或胜乐金刚密续那样受人追捧、保证大卖的书,而这样的书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买,但他依然还投入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做。所以,大家也知道这本书在中文也翻了好几个版本,当姚仁喜先生问我是不是真的要翻这本书,我全心全意地鼓励他翻译。

   我相信,因为巴珠仁波切一定是一位发了非常非常大愿的大菩萨;所以,姑勿论这本书的内容是怎么样,任何人只要你家里有他这部作品,无论是家里客厅的桌上,还是房间床头柜放着这本书,都能和巴珠仁波切这样的大菩萨结上缘——当然,这种看法完全是有分别心的看法,因为每一个佛菩萨都是完全平等的,但相对上我们知道某一些菩萨对人的影响比别的菩萨大,很多菩萨的名字除非你读佛经,要不你根本不知道有这些菩萨的存在——我们不知道观世音菩萨往昔做了什么事,但是从古至今他都是最被人们知道的,如果你问“观音菩萨化现人身是谁?” 那就是巴珠仁波切。如果你看巴珠仁波切的生平,那些和巴珠仁波切结缘的人,那些人无论是对佛法的学习还是对佛法的修持,都是非常成功的。

    在西康(西康省1955年划归于四川省)当地有一个‘厄腾’(音)的字,是形容你要走一段最危险的路,但你最后成功走完了的状况。

    我们如何度量一个传承修持佛法是否成功,或修行的程度怎么样?我们是以这个传承的修行人有多坚强出离心、菩提心,这个传承曾经出过多少伟大的修行人——以此来度量这个传承是否成功;而不是以——这个传承有多少座金顶的庙、有多少和尚,多少有权、有钱、有地位的弟子来作为成功的指标。所以在这里我鼓励姚先生,和在座的各位——如果在未来,你愿意把这本书一再的重翻,这都是最好的事。

    说起翻译,也有很多人问过有关翻译的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我想谈一下——在座各位有很多人应该也知道了,我现在已经开始把藏文的‘丹珠藏’和‘甘珠藏’最先翻译成英文,以后再翻译成其他的语言。顺便谈一下,这个想翻译‘丹珠尔’和‘甘珠尔’的计划,最先不是我提出来的,是我一个美国的朋友,有一次对我说他钱多了,因为缴税的理由,他需要把钱捐给非盈利的组织,他个人希望花在翻译的项目上。我们觉得,既然如此,只要有人要捐助,那我们当然也可以弄出一个翻译的项目来,于是,我们干脆就开了一个‘翻译者大会’——有差不多五十多位在佛经翻译领域世界顶尖级的教授、专家都出席了,然后藏传佛教四大传承里重量级的喇嘛也来参与。

    开会期间,我们经过多次讨论,注意到许多问题:其实我们平常都太注重自己的传承,太注重自己的寺庙了,以致我们只翻出某些上师的长寿祈祷文、某些特定的仪轨;同时,我们注意到,现在世界上很多人,尤其欧美地区对佛法感兴趣,或者说对佛教好奇的人,正非常非常快速地增长。对此,中国人与西藏人,在学习佛法这方面其实受到了很大的加持,因为我们的语言已经翻译了很多很多的经论,如果要学,我们有很多经论都可以学。但是在西方,虽然他们对佛法有很高的热诚,第一、他们缺乏老师;第二、缺乏可供教授的材料;在西方即或有佛教的东西翻译,多半也是教你怎么修法会、修仪轨,当然,这样说并不是阻碍别人以后继续翻,但在西方,佛教经论的翻译真的非常非常少,大概还不到大藏经里面的百分之一。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西方有很多学者,他们也接触佛教哲学,也引用,也写一些有关佛教的著作;但他们的态度是先入为主地强调客观——通常是在一部很大的经典里面,从中取出一少部分,譬如抽出五页内容做研究的对象,然后写出一百页的注释,至于这部经,这部教义的开始和最后的内容是到底怎么样的,这些学者根本就不在乎,理由是——“我又不是修习佛法的,为什么要研究整部经典?” 所以这些学者写出来的佛教著作,将会是断章取义式的、另一副模样的佛教著作。

    更甚的是,现在很流行的‘新时代运动’,所谓新时代运动的主张或见解都是从各条灵性的道路,比如从佛教、天主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等等宗教和教派剽窃来的,然后有手段地混合在一起,整出一个所谓的‘新东西’来——譬如:前几年很流行的一本著作叫secret中文翻译为《秘密》,这本书荒谬的很,但是,这些新时代运动的东西你又没什么办法来批评它,因为他们也讲了一些好东西,也讲“你要做有爱,要做好人”,谁能反对这些呢?

     有一次我和别人讨论起这个,然后百分之两千地火起来了——这个人的名字就不讲了,他来自一个佛教的国家,是个不丹人,是一个蛮有影响力的,有一天他带了一本书来供养我——这本书因为叫‘power of now’中文翻成《当下的力量》,这本书在很多国家都是最畅销书,相信在座不少人都看过——他问我:“为什么我们佛教没有这样的书呀?” 听到这个人讲出这句话后,我马上百分之两千地火起来了,因为这本书别的不讲,光是名字《当下的力量》,就是从比洛巴、那洛巴、马尔巴、密勒日巴那偷来的(众笑)。

     举例来说如果你能快速地看完‘佛教国家不丹往后一百年的演变’,看到一百年后不丹国把自己原来有的东西认为是从外面传进来的;譬如《当下的力量》这本书的思想(众笑)。

   我再给大家讲一个很令人震惊的事——在座各位有没有听过一个印度人的名字叫‘马哈.甘地’,你听到‘甘地’这个名字你会想到什么?除了他很瘦、走路摇摇摆摆的样子外,你还会想到什么?事实上,全世界很多人认为‘甘地的标签’是‘非暴力’,用‘非暴力的手段来争取’;至于他‘非暴力’的灵感,或创意是从哪里得来的?很多人会说是来源于俄国的托尔斯泰,和美国的亨利.梭罗的思想;但你知道托尔斯泰和梭罗的这些思想又从哪里来的?这可是从印度的《薄伽梵歌》这些哲学得来的——甘地做为一个印度人,他非暴力的想法不是源自印度,而来自一个俄国和美国人的思想,你这样想,难道不会觉得很汗颜吗?也许越讲下去,我的火气又上来了(众笑)。

所以,“佛的教授要翻译” 这就是他们当时开‘翻译者大会’的结论。

    最后,也不知怎么搞的,我被与会的人投票为这个计划的临时的‘看守者’,勉强地作为这个计划的临时‘监护人’,其实作为这个翻译佛经的计划的临时看守者、监护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众笑声)。现在就交由‘杰瑞’(音)来解释这个——

 

(画面剪接成‘杰瑞’来主持8400——经典传译计划的讲解。)

 

【八万四千?佛典传译】是什么?

一项长期的全球行动,目标是将浩瀚的佛教典籍翻译为现代语言,让全世界共享此智慧之瑰宝。

 

为什么需要【八万四千?佛典传译】?

  有一大部分的佛教典籍是以古典藏文的文字保存下来。要翻译这些典籍,译者必须精通古典藏文、梵文,并对佛法具有深刻的理解。到目前为止,被翻译成现代语言的藏文典籍为数少过5%。然而当今世上,仅有极少数的人士经由深入的传统学习和训练而能够准确诠释这些经典。因此,在这些智慧宝典的丰富内涵尽失之前,我们亟需聚集协调各方人才:译者、教师、学者、以及追寻智慧之士,来揭开它们蕴涵的深意并与全世界共享。

 

我们的愿景与目标:

在100年内,全球共享译成现代语言的佛教典籍。

在25年内,翻译并广泛分享《甘珠尔》全集与相关的《丹珠尔》卷集。

在5年内,翻译并出版具代表性的《甘珠尔》与《丹珠尔》经卷,为实现长期愿景建立所需的基础与资源。

 

翻译量有多大?

藏文佛典的核心包括:

《甘珠尔》

(佛经和密续) 佛陀教言:

1,169 卷 ; 70,000页

《丹珠尔》

(释论) 印度大师所著之论述,用以阐明《甘珠尔》的内涵:

4,093 卷 ; 161,800 页

页数的估算源自于Phillip Stanley博士近20年关于甘珠尔与丹珠尔各个版本的研究报告。

 

谁将从【八万四千?佛典传译】获益?

  佛陀博奥精深的哲学与世界观是属于全人类的宝藏。保存这些典籍意味着保存人类文明中文化、历史、科学、哲学和宗教的一大基石。因此,全世界都能获益。

  佛陀本身的法语,以及阐释其意义的大师之论著,是佛教教义的泉源。今日的佛教导师与学生,要延续佛法的传播,就必须有一个可信和正确的参考来源以作依据。译成现代语言的佛典将能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正确资料。

 

谁在推动【八万四千?佛典传译】?

2009年3月,宗萨钦哲仁波切和钦哲基金会在印度比尔的鹿野苑主办了一次翻译大会。在那里,有50多位世界顶级的翻译和7位备受尊崇的藏传佛教导师,一同讨论并促成了这个翻译计划。与会者都发愿将以个人与集体的共同努力来实现【八万四千?佛典传译】的愿景。因目前还在发展初期,【八万四千?佛典传译】暂时隶属于钦哲基金会,并期待在2016年之前发展为一个完全独立的机构。

 

如何深入了解【八万四千?佛典传译】?

要参阅更多关于此项计划的资料,请浏览 http://84000.co

如有查询,请邮至:info@84000.co

捐助或护持【八万四千?佛典传译】

我们发起赞助【一页甘珠尔】的活动。仅需要250美元,或一年内每月捐款21美元,您就能赞助一页《甘珠尔》的翻译!

如果您想捐助或护持【八万四千?佛典传译】的活动,请浏览

http://84000.co/donate

(第四天第二个视频终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e0d98f0100uxwd.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