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行天下

重启生命的自由和丰盛

 
 
 

日志

 
 

实修的第一步:定住你的意识!  

2011-12-17 22:05:05|  分类: 安乐心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师怀瑾开示
实修的第一步:定住你的意识! - 安乐居士 - 安乐人家
 

 

 

一旦我们听闻佛法、思维佛法、相信佛法、皈依佛法之后,决定实修佛法,那么这句话,请您牢记:实修的第一步就是定住意识——安住当下。

 

这种贪嗔痴慢疑是思惑。思惑要什么时候断掉呢?“修所断”的,要修到,四禅八定行为上修,所谓修行、修行,要修的中间断。

见惑呢?那不是修能够断的,那要“慧所断”的,你见到慧了自己晓得观念错误了,要智慧才能断的。

定力到达了,我们现在生、乃至身体上的变化,生病、乃至要死,这个四大的分开,这一切的最强烈的痛苦、强烈的快乐,苦与乐一切的感受,到达了不动心了。

第一步,你先把识、意识能够定住了,定住了以后,刚才不是跟你讲过啦,梦幻成就的修法就可以转它。你定都定不住,怎么转呢!转个什么?那就是禅宗祖师骂人,鼻子牵在人家手里;鼻子牵在人家手里是什么?牛啊!那个牛不是鼻子牵在人家手里,跟着外境在转。我们修定的人,就是不入外境、意识坚定,这是第一步。

 如果光守定,“切断众流”,认为这个就是道、住在无想定;切断思想之流、把你切断了,这个里头有这个无想定的境界,加上悟、慧力,那不是无想定了,那就是悟道,可以到达初步禅宗的“破初参”,这就是中观的道理了。

 

唯识与中观(九)
    ---唯识与中观

 

要注意,谭子的《化书》,庄子是讲变化的。其实轮回就是变化,变化就是轮回,生命是精神跟物理互相变化出来的。那么所以佛法为什么提倡真的慈悲?所以九十八结使,这个心念里头习气自己没有转过来,一生修持都没有希望的哦。所以真正的佛法要“慧”,这个非常的重要。比如,我再举例子,贪嗔痴慢疑,大家不要口头上听过哦,真正的修持,所谓修定,把清净的一念硬是定住,自己这些贪嗔痴慢疑细节的习气呀,统统要把一个定力挂在那里,把那些习气统统转化了,这个叫做定的修持。可是你定的修持,转过来,还没有用哦,还要“见”的修持,见解这个见。

 

见思惑,我们要注意哦,思惑是什么东西呢?贪嗔痴慢疑,个性。我们这个个性的贪嗔痴慢疑,等等。贪、嗔、痴、慢、疑,根本烦恼,所以造成你心理状况,就是这个人的个性。你看有些人天生的个性——瞋念。你看人嘛,有许多人,人长得蛮好,你等他没有事的时候,你在旁边偷偷一看,他一脸哪仇恨相,对于这个世界是怨恨。你要看人啊,没有事的时候,人家不留意的时候观察他。嗯,有许多人他就是瞋念的习气,前生种性带来的,在脸上的横肉都出来了。等于我们现在想一个人可恨的时候,越想越气,越气那个样子气相都变了,所以力量大得很的哦!所以要学佛先要学慈悲相。我经常叫你们打坐,我说:笑啊,学个笑容啊。有些人勉强这么咧一下(嘴),咧一下不到两秒钟,一脸瞋相来了,注意呦!真的呦,是大问题哦,不是跟你说笑话,就是孟子一句话:“城府重者心无欢”。修道首先是慈悲喜舍,这都与是心念有关的。这种贪嗔痴慢疑是思惑。思惑要什么时候断掉呢?“修所断”的,要修到,四禅八定行为上修,所谓修行、修行,要修的中间断。你不修行,累积起来,越来越严重。见惑呢?思想观念问题了,所谓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禁戒取见。譬如一个人得了道的,认为我这个是正道,其他看不起——见取见。禁戒取见——认为修道的人,一定要这个样子才叫修道;啊,你不剃了光头,不行;或者你不穿长袍子,不行;或者你不吃鸭蛋,不对;或者说你点香不对,只能点蜡烛;比方了。很多宗教修道的人,有各种的规定——这是禁戒取见,这是观念问题。禁戒取见这个见惑,结使哦,打得很厉害哦。

 

所以贪嗔痴慢疑是五个根本烦恼,这个思惑,心理根本前生带来的习气,修所断的,要修才能断,要修正自己心念。见惑呢?那不是修能够断的,那要“慧所断”的,你见到慧了自己晓得观念错误了,要智慧才能断的。所以许多聪明有学问的人修道,老实讲见惑上非常严重,最后严重是外道哦,这叫做外道哦,这叫做魔道。你看有许多学佛的说,乃至于宗派的观念,密宗啊、禅宗啊、什么宗啊,这个见惑观念。还有,你看修道的人,我前天给一个修道的朋友讲,我说你这一生啊,没有办法,做人是方方正正、行为是冰清玉洁,没有话讲、做人没有话讲。以修道来讲啊,如果你有成功,充其量是个小乘之果。因为什么?这一种人,洁身自好之士,洁身自好,一辈子行为干干净净的,一点污点不敢沾染,自己以洁身自好为标榜,差不多宗教徒学佛修道的人,实际上都是洁身自好之士,最高的是这四个字。够得上成道吗?不会!因为他没有办法形成功德。小乘阿罗汉都是洁身自好之士,冰清玉洁,所谓死水,没有办法,“死水不藏龙”,活不起来。

 

真正的修道的行为,不但把见思惑,修所断掉的、慧所断掉的断了,清清净净一念孤零零的,所谓就是到达了百丈禅师所讲的境界:“灵光独耀,迥脱根尘”,这个境界不分大乘小乘都有的哦。百丈禅师笼统讲了这一句:“灵光独耀,迥脱根尘,体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无染,本自圆成。但离妄缘,即如如佛。”那个“灵光独耀,迥脱根尘”这个初步的这个境界,大小乘都有。小乘境界达到了“灵光独耀,迥脱根尘”,在这个生死之间,譬如说,我们假设一个人洁身自好之士,你说了了生死没有?没有。到了中阴身要再受业报生死的时候呢?怎么样投胎的?我们上次报告的是看到淫欲这个地方投胎,不一定,贪嗔痴慢疑都是磁性的哦!到中阴的时候,如果贪财的欲念重了的时候,你来投胎之后,那个中阴看到这个地方都是钱、都是黄金,嘿,一亲近一拿,入胎了!当然入胎不一定变富翁,也许变个很穷的,一辈子赚到钱放在口袋里,都会口袋破掉溜走的,那是看你个人的业报了。所以中阴啊,第八阿赖耶识偈颂所讲的,“去后来先作主公”,这一段非常重要。必须把九十八个结使统统研究清楚了,才了解中阴,才了解投胎。

 

今天我们把上次未讲完的,大概扼要地给大家报告。如果专讲这个问题,对于中阴怎么样投胎,所谓一念无明缘行,那十二因缘就不是普通教理这么讲法,这个行、就是这股力量怎么样被吸引、吸住了,会变成另外一个生命;这个行就是动,就是轮回。一个无明缘行。说行缘识,这个中间讲法每一点都不同了,纯粹科学性的。希望青年同学们研究这个佛学啊,不要专搞空洞的理论,要在实际修行的功夫、个性上的转变、气质的变化特别注意!自己这个气质动摇不了的话,你佛经倒背如流,生死来的时候抵不住的噢!一点用都没有,保险你没有用。不过呢,种下了这一点种子啊,他生来世碰到佛学、或者做学问啊,聪明一点、容易一点,是会有的。可是说做功夫了道,没有!不可能!那么对于有修持的朋友们,说如果要研究,进一步如何呢?再说。哈,再说。你有功夫要时间,等我也要有功夫,等我也要高兴的时候、功夫有的时候,我们再仔细研究。你先要好好修持了,不好好修持这样下去,哼!“飘空一叶沉沉坠”呀,照样去了,如此在轮回里滚去了,绝无希望。我严重地给大家讲一下,也许我也叫被轮回滚走了啊!不过有滚走轮回的经验,所以特别向诸位提出注意。

 

现在我们再回头,把这个第八阿赖耶识的这四句偈子再念一道:“浩浩三藏不可穷”,这个“三藏”——能藏、所藏、执藏,抓得很牢的(不是经律论三藏)。“渊深七浪境为风”,心识变成波浪,心波飘动。前面七识——心波的七浪,那么外境界是风,这一切境与风皆是一体之所变,这个“体”字是我们拿现在观念来讲的,并不是真有其体。“受熏”,所谓对第八阿赖耶识接受、自然地在感受、忍受,善、恶、无记三业的熏习,“受熏”,构成了现在的行为,变成未来的种子、持种子,现行变种子。我们这一生生命的遭遇,是前一生种子变现在的现行,所谓“受熏持种”。“根”,六根,眼耳鼻舌身;“身”,尤其这个身体,这个生命的身体;器世界。这个身,你说六根里头就有身嘛,眼耳鼻舌身意叫六根,为什么还加一个“身”?这是“萨迦耶见”的身,中阴身那个也是身,就是我们这个“身见”,生命这个身见同我见最难破除的。所以真正初步得果,能够空掉了身见、我见,注意哦,这是初步,所谓空“身见”、“我见”,最后是空“法见”。身执、我执,谈到这个大家更要注意,一般修道的、一般修密宗的、专门讲究修气脉的,你在教理上想一想,气脉是不是靠身体才有啊?对不对?好,一天到黑在玩气脉,身见越来越重,所以破不掉。学道修密的人,最后这个习气是越来越重,“受熏持种”,越坚固了,千万注意呦!那么你说为什么自己平常没有想到呢?慧力的不足。所以被见惑所惑所迷乱了,不是思惑。“受熏持种”,所谓“根”,身见很严重。所以我们色身四大死亡以后,中阴身那个就叫身,身见,还是觉得有我这个身体。所以身见很难破除。你看禅宗的大师黄檗禅师(临济祖师的师父),他讲了一句切实的话,在黄檗语录上有,“身见最难忘”,这个身见最难破掉,身见最难忘。

 

这个身见在唯识的翻译经的一切的经论里头的梵文翻译的名词,就是“补特伽罗”——有我的身见,那么也就是“萨迦耶见”。一切萨迦耶见就是身见。所以说这里“受熏持种根身器”,阿赖耶识整个的物质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是阿赖耶识所变的,是一切众生共业所熏的。“根身”是别业,阿赖耶识的别业;“器”是阿赖耶识的共业。这些在理上必须要了解。所以理不透的人修持做功夫,不能证入升华大乘的境界,不能解脱,理由都是理没有透。“去后来先做主公”,阿赖耶识是我们生命死的时候最后走,离开身体、离开肉体;投胎的时候是最先来入胎的。那么入胎先来,三界天人入胎境界各有不同。如果是天人入胎的,有些人的确是天人中来的呦,他的阿赖耶识仍还在天人的寿命还没有完,假设他是变人的话,先已经入胎了,等到临产的最后一刹那他再来,那一边的寿命阿赖耶识整个完了,一下就到这里。所以中间的这个讲起来非常有趣的哦,等于我们看外国的幻想的科学小说一样的有趣。当然坐下来把佛学的这一部分写出来,要重新写过,要花很大的时间,各种经论把它累积起来、集合起来写出来,是个非常重要的书。所以我们一般学佛动辄就从《阿弥陀经》、《金刚经》入手的,不从这个基本上的概论入手,不行。生死轮回的概论,要注意。

 

我们下面第二首,[引磬响]哦?到了,那只好下一次。下一次希望《成唯识论》已经有了的一定要带到了。下一次就是礼拜天,《成唯识论》要带上了。

 

《成唯识论》唯识研究,有一位道友提出来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有隔阴之迷?一个人为什么转生了的时候就忘记了前生的事?我想这个不是问题,不要说我们转生啊,做人几十年、前几年的事你都忘了。甚至我们大家就在现在生可以体会到,刚刚说的话、昨天的事都很容易忘掉,读过的书记不下来。道理在哪里?就是定力不够。一念的散乱心多,这个散乱也就是大昏迷、人的心乱。所谓修定做功夫就是一个定。我们晓得我们的心意识有具备三世的功能,能知过去能知未来并不稀奇。那是什么道理呢?就是定的关系。所以定力够了自然能够了解过去、知道过去、知道未来。比如一个有强记忆力的人,记忆力非常好的人,从小到现在一点小事他都清楚的,有些人乃至从小自己当婴儿,怎么样抱在妈妈怀里头、怎么长大,自己都很清楚,会记得住。可是一般人多半记不住,从小的事情很迷乱了。譬如读书,一个人能博闻强记,知识非常渊博、书读得非常多、各方面都读过,一看就记住,没有什么严重——定的关系,定力的关系。心散乱的就记不住了,心能够定就记住了,这完全是定力的关系。定力到达了,我们现在生、乃至身体上的变化,生病、乃至要死,这个四大的分开,这一切的最强烈的痛苦、强烈的快乐,苦与乐一切的感受,到达了不动心了。所谓不动心不是压制、不是克制,自己第六意识的这个定境超越了,那么能够把自己过去生的、很多生的事,这一生都能够明白,就是回忆的力强到这个程度,未来的事也能够透过,知道了,那么看定力的深浅的程度怎么样,隔阴、转个胎就不会迷了。我们不要说隔阴之迷,普通现在医学心理学都知道,一个人肉体受了重大的打击,或者头部受了震荡、脑神经受了震荡、身体受了伤害,这个人可以变了,过去的事情都忘掉了,一切都不大清楚了;或者是心理上受了重大刺激的人,也变了,都会忘掉了过去,不知道现在。这是一念的定。

 

怎么样解释一念定,差不多我们一般修道打坐学佛都没有搞清楚的。所以这一次特别要讲唯识的道理。我们一般的静坐、修道的人都坐在那里玩感觉状态。换句话说,你身体没有死,活着的,坐在这里心念比较清净,觉得很舒服很清静,心里没有事,以为这个就是。靠不住的啊!这个东西就是的话,到达你要死的时候,重病、身体要分散、四大分离,你这个东西没有了,只有苦受、痛苦的感受。所以定是什么?这是第六意识、心意识强烈的坚固,非常坚固。怎么样是个心意识的坚固?必须要把理搞清楚了。甚至于坚固到、人的自己的心力坚固到把现有的肉体硬使它不退化,所以像《楞严经》上提到十种仙有一种仙,就是修意念的坚固,可以使这个生命常在。理论讲起就是这么一句话,做起功夫就很难,如何使意念坚固?就是刚才我们在座的大家,都受过教育,都会读书,但是我们自己都晓得,你读了一页书看下来,一个字没有错,不需要倒转看,而且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清清楚楚,这个定力目前都没有。还有些尤其学佛修道的人,书是懒得看了,书不是道、也看不进去,觉得很厌烦,你叫他记一点书的学问也不愿意,实际上他都在昏沉中。把那个昏沉当成清净,第六意识不清明、不坚固。假设定力坚固了的人,譬如说我们历史上记载很多人,定力坚固的人读书是一目十行。眼睛这样一看,一页就下来,一下就过了,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看到了。这没有什么特殊啊,这不是快读的方法,就是定力坚固。心境像个镜子一样,一个镜子这么一页书在前面一照,一刹那之间结果每一个字都出现了,每一个字都留住了、留痕,镜子是不留。所以真正的定,必须要搞清楚。隔阴之迷就是这个道理。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散乱,人在散乱、昏沉。

 

第二个问题,说中阴身转胎的时候,好像同梦境一样;那么既然一样就是梦喽!为什么叫中阴身?不是的!是讲梦境拿来作比方,中阴身到底不是梦境。我们梦境不太清明,很少有清明的梦境。有一种,不过现在在病例上很少发生——梦游症,还有,你看世界上还有人发梦游症,就是说夜里自己起来会做事,在我们乡下很多。我们小的时候都知道,某几个人梦游。我们那个时候不晓得叫梦游症,就是会做怪梦,夜里会起来,乡下人,那都是很勤劳的人,夜里起来穿好衣服,眼睛还闭着的,家里水桶拿来,门开了去挑水,一水缸总挑了十几挑,有好几个钟头;一水缸挑满了,水桶也放好,衣服也脱好,又去睡觉了,第二天他根本不知道。这种梦游症。但是他也不是精神分裂,人很好。那这个里头这种情形,同这个“意念坚固”,一个非常勤劳的人才有这种事。

 

譬如,像我们读书的,小的时候很多经验,往往一篇书,像我有时候看书,或者想把它记住,很好的文章记不住。到了第二天起来就记住,因为夜里又读过一道,一字不漏,都记住了。所以有时候一首诗啊、一个好文、题目白天作不出来,夜里作出来比白天的好,有时都来不及记。像我是常常有,一醒来这一次一定把这个记住;我晓得是在做梦,这个好、这个好,哎哎自己再不要再忘记了,赶快起来,因为醒了容易忘记,赶快把它记住。自己还觉得拿笔已经记下来了,第二天起来也还是忘掉。这个地方你就知道啊。但是这样清明的梦境已经很少了。梦境清明,也要定力。

 

所以有一种修持的方法叫“梦成就”的修法,训练修持自己的梦境,然后梦一来,自己还可以制造梦,今天要做一个梦,或者等于卜卦一样,要问明天的事、未来的事,自己在梦境中可以知道。第二步要修到转变梦境,譬如梦到是水,自己知道在做梦,因为利用自己的意识——不醒哦,梦中还知道是梦——可是还能够用意识把这个水转成火,火可以把它转成风,就是说很坏的梦境可以把它转成很好。这个做到了,第三步,修到了白天作人做事,完全像做梦一样,梦中像我们现在白天一样,然后看一切世间如梦如幻,不是理论,硬要做到。这种修持的方法叫做幻梦成就、梦成就,那么有一步一步的方法,一步一步的功夫。

 

总而言之,就要定力高明、定力强。定,这个不是解脱、不是得道哦,定是功夫,还不是道,还不是悟道了。但是一个真正悟道的人,如果定力是不够,喜怒哀乐、碰到事情随便就变化心境了。有些人学佛学道,打坐、吃素、平常清净蛮好,一碰到事不行了,一作人做事全垮了,这就免谈佛法。譬如,这两天在我们这里有一两位同学,因为把他调动去做事了,本来很爱贪坐;打坐定中很重要,叫他担任一点事,觉得很痛苦,觉得打坐这才是修道。当然调去做事觉得很不舒服。慢慢练习到,他现在可以跟我讲,他说我觉得没有在做事呀,同那个(打坐)一样啊。我说,好了,你行了。要在动乱中——但是,这样就行了吗?这是一个初步的奖励,还是没有碰到外境,碰到外境大的痛苦来、大的刺激来,乃至身体生大病、快要死了,此心还是定、如梦如幻——差不多了。还能够达不到中阴不迷。所以定的重要。

 

这两个问题就这样简单地答复,这些问题还很多。现在我们赶紧转到《成唯识论》,上次告诉诸位带来的。如果没有书的人,你们有书的朋友帮忙没有带书的人,调个位置,坐到旁边去。

 

现在我们翻开《成唯识论》,手里边新赶印出来的这个本子。二百六十七页,就是第七卷、卷七,二六七左边的号码,二六七页,成唯识论。我们先念,这个不要打坐了啊,要看书。我们先看这个偈语:“依止根本识,五识随缘现。或俱或不俱,如涛波依水。意识常现起,除生无想天,及无心二定,睡眠与闷绝”。

 

这是今天要讲的,正好同你所问的刚才这两个问题有连带关系。千万要注意书啊,不要贪著打坐,打坐不一定是道,所以把理认识清楚才好修持。

 

那么这个偈语,就是上面一句,“已说六识心所相应”,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识心,“六识心所相应”,心是根本,识是心的用。“云何应知现起(的)分位”,现在他说我们怎么了解怎么叫意识?现,就是呈现;起,生起作用。它的分别的各人的各部分,怎么样叫意识部分?怎么样叫眼耳鼻舌身部分?那么这个总偈颂,刚才念过。现在我们看偈颂,不要再解释,多一道时间解释麻烦。下面来简单把它变为白话,你看古人翻译经典,玄奘法师很难用古文翻译,用白话文翻译更难。不过现在很可以,我想,也想用《楞严大义》的办法,一句一句用白话把它变过来。不过这样一来,所有人将来的文学程度越来越低落,所以不翻也好,所以两个还在矛盾之中。

 

现在我们闲话不说,“论曰:根本识者阿陀那识”。这个“那”念“诺”。就是说我们这个心,这个心分成八个部分,第八部分、第八阿赖耶识是根本,也有一个名称叫做“阿陀那识”。“染净,诸识生,根本故”。嘿,你看这个文章,写得好得很,但是别扭得很。哈,所以学唯识学家多容易学了这种文章,包括欧阳竟无、熊十力先生,都走这种路线,所以后世人越看越不懂,学问越来越高了——看不懂就高嘛!呵,实际上啊,文字训练都有问题。可是玄奘法师怎么翻呢?他翻得很确实,就是说,第八阿赖耶识我们的染污方面,心里的染污,一切恶的思想、恶的行为,这是染法、染污。我们修行呢,就是转变自己心理,染污的变成清净,恢复本来清净。所以经典上,只用染、净两个字,一正一反,也等于一阴一阳,净面就是阳面,染污这一面就是阴面。所以道家讲修道的人得到纯阳之体,就是说完全清净。净面就叫阳,染污面就叫阴。所以我们心理上的染净,一切的识,哪一切识?前面还有七个嘛,第七,我们生命以来的我执——第七识,前面六个识,诸识、一切识都从第八阿赖耶识(阿陀那识)生出来的,所以它是一切识的根本。

 

“依止者”,那么,它这个东西根据什么来的呢?怎么动的呢?我们这个思想、感觉这个生命,“依止者,谓前六转识,以根本识,为共亲依”。前面六个识,我们能够思想、活着的时候这个思想意识,你要晓得要死的时候没有意识了;刚刚投生也没有意识哦,所以婴儿生出来没有意识的呦。投胎的时候只有第八阿赖耶识、第七识来了,慢慢形成了前五识。所以婴儿有前五识,有第七识、有我执,与生俱来就晓得有个我。因为饿了晓得哭,我要吃,啊,他要动,我要动。但是这个时候的我,不是现在我们的第六意识,我们成人有第六意识在思想,婴儿没有的。所以刚刚生下的婴儿你给他药吃,你说他苦药给他吃他也吐出来呀,那不是第六意识的关系,那是舌识,他这个苦触的感觉的反应本然。就是生理机能现在可以讲神经天然的反感。等于我们这个喉咙,所以西药做的为什么外面都包成黄的、绿的、红的都带一点甜味,因为我们喉咙这一部分接受甜哦,苦的受不了,下去了,这一节可以接受苦了,一路一路下去,一节一节。所以西药那个糖衣包的一层一层不同,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婴儿那个不好吃的吐出来,那个不是意识哦,那是舌识的反应。你实在打他他也痛啊,那是身识的反应,没有第六意识。第六意识婴儿到什么时候?我们这个小孩头顶我们大家都还在“嘣嘣嘣”跳的,这个地方还在跳的,第六意识没有成长。所以这个地方一封了顶之后,小孩婴儿就开始会讲话了:“爸爸、妈妈、要、吃!”他就会讲了,这个时候意识开始成长。那么我们家庭父母的教育、社会的教育、一切语言、一切等等这些后天的增上缘,给他加上去。所以人到老了意识越来越顽固,所以我经常跟学生讲,你要骂我啊老奸巨滑、老顽固,我一定承认。因为人老了,那个意识越来越顽固,现行变成未来的种子了。老了不是奸,也不是滑,他事情经过多了嘛,“哎呀,这个东西,经验不可以这样处理。”你看起来就奸、就滑了。实际上也不奸、也不滑。这是意识这个经验。

 

所以这个第六意识,我们现在是今天我能够讲话,诸位能够听,因为第六意识很明显地在,所以前面的眼耳鼻舌身意这六识,为前面六个识,都靠第八阿赖耶识是它共同最亲切的根据,等于树的根,所以他的文字讲:“谓前六转识”,为什么叫六转识?前面六个识随时像一个轮子一样在转动的。我们第六识刚刚想了这个事,马上想别的事情去了。一边在听经、一边想到:糟糕!没有带雨伞,衣服带少了。那个意识在转到那一面去了。所以六转识以第八识为根本识。第八识是前面六识的共同所亲因缘、所依靠的。什么叫五识呢?“谓前五转识”:眼、耳、鼻、舌、身体。“种类相似”,它的种类,它的根本的根根、种子、同类,眼耳鼻舌身的官能是差不多,所以,“故总说之”,那么总说什么?就是第一句这个偈语——“依止根本识”。

 

第二句话“五识随缘现”。所以随缘现这一句话呢,“言显非常起,缘谓作意根境等缘”。这句话,“五识随缘现”,是怎么个意思?就是说,它的“显起”,五识眼耳鼻舌身以及第六识,“非常起”,前五识并不是常常起作用。譬如我们眼睛看,有时候眼睛眼识不起作用哦。有时我们人,大家都知道,有时愣住了、眼睛瞪着前面,你说你看什么?实在没有看,这个时候眼识不起作用。有时候耳朵、耳识呀,第六意识不叫它注意,它耳识有时候也是不起作用的,不一定听见;“你讲什么,听见没有?”“没有。”那个时候,耳识,但是听……[断录]所以这是讲它“显非常起”,前五识并不是经常起作用。

 

“缘谓作意根境等缘”,那么前五识起作用,都是靠它后面那个指挥官,它也是好人、也是坏人——第六识。它也做善事,要指挥前五识,都是他的罗卜头、都是他的部下,“哎,你去看、你去听!”它所缘的作意的根,根——眼根(就是眼睛)、耳朵、鼻子、舌头、身体,这是根,就是现在讲生理的机能。境——外面的境界,眼睛要去看色相,耳朵去听声音。所以根是根、境是境,等等的外缘、外面的境界。

 

注意哦,前五识,“非常起”。那么我们尤其在座的人大家现在讲究证成道理,打坐,你打坐起来,你眼睛你说你在看、不在看呢?差不多有许多人在打坐,眼睛还是在看,在看什么?看前面看不见的黑洞洞的,眼识并没有休息,所以这个都在自欺。耳识也没有休息;身体的感觉状况——哎,说我气脉通了;嗯,任督二脉通了,其实神经通了,呵,半神经状态。身识也不得休息,对不对?那么,前五识都没有休息。实际上都是意志这个意、心意识在里头在捣鬼:“哦,现在有些气脉通了!哎哟,走到夹脊一关了,嗯,差不多了!我再坐一下,哦呦,到上面了。”那个意识都在里头捣鬼。你说这一帮人跑去打坐,我说何苦呢?我经常讲,到外面做工一个钟头还有八十块呢,你坐在那里干嘛呢?在那里自己捣鬼,还以为做功夫。青年人注意呦,不要学这一套啊!要学可以呀,道理搞清楚、好好学,对不对?唯识是科学的啊,这是佛法,玄奘法师带着孙悟空去求经求来的啊,哈!当然这句话是笑话,孙悟空是假造的,孙悟空《西游记》上是代表什么?第六意识。孙悟空就是第六意识,那个沙和尚是什么呢?第七识。沙和尚没有主意的,所以孙悟空叫他挑东西,他就挑,猪八戒叫他走,他就走了。猪八戒是什么东西呀?这个家伙是情感、人的情绪,他最坏了,专门闹事,又贪吃、又贪财、又贪色,他什么都不管。所以《西游记》这个小说呀,根据唯识写的,你要知道啊。

 

现在我们不讲《西游记》,讲《成唯识论》。所以呀,前五识是“显”,它的情形是“非常(常)起”来的,你注意哦,所以,读这种书注意了,你如果认为,“非常起”把这两个字当一个名词,搞完了!又错了!不是常常起来。“缘”呢?前五识的攀缘,它的依傍它的作意,“作意”是作意,就是这个意识动了。“根”,靠眼耳鼻舌身,靠的生理机能。“境”,靠外面的境界。“等为缘”,是它在攀缘,是它要抓的,攀缘就是要抓,等于猴子一样,猴子在那里,吊在那里,它永远不老实,总想抓一个东西。当然你们诸位没有看过,我常常表演这个,因为我很得意,在山上闭关,看到那个猴子来偷东西,真好玩,猴子(师演示)就放在这里夹着,然后抓一个,到处看,有人没有人?没有人,然后偷得快去抓到,然后我们“唔”,它两手一动就跑掉了,一个都没有拿走(众笑)!啊,这是猴子偷苞谷。嗨,看了,就是人生,就是我们。父母生下来,呵,到处偷,这也抓那也抓,功名富贵样样抓,《成唯识论》也抓《庄子》也抓,总想抓,抓了结果到了殡仪馆民权东路的时候,就是猴子那么跑掉一样,什么都没有夹到。啊,所以这个缘就是攀缘,就是抓。佛经所谓讲攀缘,缘就是抓。

 

。。。。。。

 

“第六意识,虽亦粗动,而所籍缘,无时不具。由违缘故,有时不起。”第六意识的思想心理状态,我们普通认为这个就是心了,这个就是思想、知觉、感觉等等。第六意识,虽然也很粗,但是第六意识我们这个思想随时在用。“而所籍缘,无时不具”,它随时要想,外面没有看见还要回忆一番呢。大家想你的孩子呀、想你的情人啊、想你的钞票啊,没有事有时候闭起眼睛想想,嘴上都笑一下呢,哎,这个就是意识这个东西,坏,对不对?“虽亦粗动,而所籍缘(所靠的这个因缘),无时不具(随时具备的)”。但是意识有时候不动,因为什么?“由违缘故,有时不起。”有时候譬如说我们想烦了,有时也觉得:“格老子懒得想了!算了,睡觉!”呵,自己骂自己。违缘,就是相反。可是你那个要睡觉也是意识状态哦,不过“违缘”,同外面这个情况不同。所以有时这个第六意识、心理作用它不起作用。现在的西方的心理学只讲到第六意识,那个下意识也是第六意识部分,什么第六感哪,管他鬼感哪!那一套新名词都是乱造的。唯识都给你讲的很清楚了,还是第六意识部分。第七识、第八识很难懂,所以我先选这一段给大家开始,慢慢懂进去。不然研究唯识太痛苦了,它这个(是)科学的、哲学的、宗教的无所不包的。

 

“第七八识,行相微细,所籍众缘,一切时有。故无缘碍,令总不行。”第七识叫“末那识”,勉强地翻译也叫做“异熟识”,也叫做“俱生我执”,只要你有生命,它那个“我”就来的。譬如我们睡眠的时候有没有“我”?睡眠还是有“我”,“我”要睡哦。真碰你一下,你那个“我”就来了,“哎!讨厌!”就起来了,意识马上起作用了,它又叫“俱生我执”,也叫“异熟”,它怎么异熟?因果报应都是它去遭遇、它去受的,异时而熟、异地而熟、异缘而熟,所以因果报应并不是我打你一拳、你非踢我一腿,不是的。也许我五十年前打你一拳,也许来生啊,你跟我都不相干地,忽然走路会把我碰到会跌倒被车子撞伤了,都是因果报应,异缘而熟、异时而熟,叫“异熟识”。第八阿赖耶识含藏一切种子,它的行相非常微细,我们自己不是修道得定的人,一般人只晓得、只看到第六意识心的作用,第七识、第八识没办法了解。所以现在你们随便讲禅宗开悟了,开悟了第七识第八识统统转了才能叫立地成佛啊!所以懂了一点说开悟了,“寒潭清皎洁”呀、“明月在高山”哪,哈,那正是第六意识在那里玩呢,那不叫做开悟,千万注意啊!更不是面壁打坐,面壁打坐你在那里打妄想,虽然面壁,里头还是在看。都不是的,这不是禅,一定要懂。所以“第七八识,行相微细”。它第七第八识“所籍”靠外缘而发生作用。“一切时有”任何时间它都存在的,我们这个“我”任何时间都存在的。“故无缘碍”它没有阻碍的,是无所不在的,所以呀,它这个东西随时都在动态,“令总不行”,他说你要使它不起作用,你这个所想的、这个命令要到达这个意识,走不通的,它不是你第六意识可以指挥的;但是第六意识可以转它。

 

。。。。。。

 

我们求道修道,正在求“转识”,不过你要加两个字“转识成智”,正在求“转识成智”,而刚刚他说我讲的禅定在于坚固第六意识,这是什么道理?他说,那你的意思说这样就不是转识了?对不对?是不是这样医生啊?刚才我跟你讲,修定、禅定、修道、求道,你所谓参禅,不管你走什么路,都是靠意识起修,意识要把它坚固定住,正是“转识成智”的第一步。你想你的意识是乱跑的,坚固都坚固不住你怎么样转得了呢?所以你把意识第一步能够坚固,我要你不动就不动,譬如一个陀螺一样,我要你不动,站在这里,你做不做得到?做不到。做不到你怎么转得了?没有的!那是理论啊,“转识成智”,实际上我们天天跟识在转呀。等于像我讲自己一样,“本欲度众生,反被众生度”啊,转识成智谈何容易啊!第一步,你先把识、意识能够定住了,定住了以后,刚才不是跟你讲过啦,梦幻成就的修法就可以转它。你定都定不住,怎么转呢!转个什么?那就是禅宗祖师骂人,鼻子牵在人家手里;鼻子牵在人家手里是什么?牛啊!那个牛不是鼻子牵在人家手里,跟着外境在转。我们修定的人,就是不入外境、意识坚定,这是第一步,这个做到再谈下文,才能谈“转识”,不然你转得了什么?自己的情绪都转不了、自己思想转不了在那里。所以,一般动辄讲大乘的经典,那是形而上道,下手功夫要基本一步一步修起的。现在我们不耽误。

 

 。。。。。。

 

所谓无想天,属于第四禅的境界、四禅天了,超过欲界了,色界了。无想天的最高天,有顶天。无想天里头有四禅天的境界,无想天是外道天的境界,叫做外道天。所以我们大家注意哦,很多人不管修道、学佛、学禅、学净土、学密、学天台宗,大家首先一个观念,以为入定就是什么思想都没有了、什么都不知道这叫“定”,那个就是“无想定”,无想是外道定,很严重哦,不对的啊。

 

虽然不对,可是无想定是真功夫哦,做到了无想定,再翻过来批评人家的不对,有一个人做的——释迦牟尼佛。他出家以后,第一个先学无想定三年,学成就了。三年哦,才修持做到。做到了无想定,他丢掉了,“知非即舍”,认为这个不是道,丢掉了。况且我们无想定还做不到。你说打坐坐在那里第六意识完全停止了思想,谁能够做到?如果到达无想定境界,这个人的资格已经(可以在)这个身体一坏的时候、一死的时候生无想天,位置很高哦。无想天此中无痛苦、也无烦恼,一天没有思想,这个里头有详细的解释,所以要认识清楚。

 

“五位者何,生无想(天)等”,无想天里头也有五位,无想天第四禅境界,四禅天。我们在学院的同学,都应该拿到《三界天人表》的,这个“无想天等”,所谓无想天呢,“谓修彼定,厌粗想力,生彼天中。违不恒行,心及心所,想灭为首,名无想天。”所谓怎么叫无想天呢?就是说我们大家常常修持,尤其人生年纪大一点,心里的烦恼太多,没有办法停止自己的思想。再不然像我的朋友里头很多都犯失眠症。尤其年龄大,担当在身上的任务多、事情多,晚上睡不着。所以求到无想做不到,就靠镇定剂、靠安眠药,很痛苦哦。所以如果修到了无想天的人,很不容易喽,那是自己不要思想就不要思想,也坐在那里;这么一笑,心中一个念头都没有、没有想,这谈何容易呀!佛法尽管叫做外道定,佛并没有看不起它哦,很严重!无想天的位置很高哦。如果讲无想天应该是到达银河系统的那一面去了的,生命力会到达那一边相连——无想天。01:18:00二校完

 

所谓无想定是一种定的境界,这是因为我们平常讨厌自己的粗想的力量,我们自己讨厌自己的思想。有许多人说,我只要做到修到这一辈子死了以后再也不来了,这个世界好烦哦!你还有资格说不来就不来?呵,不听你的呀!要做到听你自己爱来就来、不来就不来,那他会容易定。所以,无想天是“厌粗想力”,厌烦这个粗想,自己思想太多,很厌烦了,这个心理慢慢培养,“生彼天中”。修这个无想定,这个定、所谓定力,我们普通讲这个人有没有定力,定是一股力量啊。所以讲刚才这位道友、这位同学问的,为什么要坚固意识?你譬如说意识不坚固,你太太跟你俩吵架的时候,你非摔板凳、拍碗、打茶杯都来,你定力就没有了嘛。你那个时候转识看!只有转碗转茶杯,嘿,没有办法转识了。这就是定“力”,定力的不够。

 

那么定力特别重要。所以定力够了,可以死后生无想天中。那么这个道理,这种修持心理状况,“违不恒行”,违一切的外缘,不常常起这个现行。现在我们活着心念就是经常不动,把它切断了。所以禅宗有时候修持,我们讲这个经常引用的话:“切断众流”。我们思想像一股流水在不断地流,你能够说打坐也好,或者不要盘腿了,这个定中,这股流水两面把它切断了,这一面不让它流过来,那一面流干了,中间就空住了,实际上这个境界是无想定。但是我们一般作功夫的人,切断众流,不用说无想定,空的境界你还做不到呢!但是这个境界完全是无想定吗?不然!如果光守定,“切断众流”,认为这个就是道、住在无想定;切断思想之流、把你切断了,这个里头有这个无想定的境界,加上悟、慧力,那不是无想定了,那就是悟道,可以到达初步禅宗的“破初参”,这就是中观的道理了。这是把禅宗的修持方法都严重地告诉大家了!你们自己注意,拿得到的就拿;丢掉了、忘记了,慢慢定力够了再听。

 

所以“违不恒行”,这个心不常在,心及心所都不起作用了。“想灭为首”,五阴里头的色、受、想这个思想完全可以停掉,达到这个境界叫做无想天。“故六转识,于彼皆断”,所以到达无想天、无想定的境界,前面六识切断了一样。这句话注意哦,并不是真切断了;切断了一样,都不起了,完全变成了无想定。这是定境界。
但是我告诉大家,岔一个话,你们在座的应该也有一些看儒家的书、研究儒家的,譬如儒家的一部书你们去查——《明儒学案》,明朝儒家的“指月录”,根据《指月录》、《五灯会元》做的,儒家叫做学案,禅宗叫公案。《宋明学案》。《宋元学案》是一种,《明儒学案》里头,讲到王学,王阳明的弟子们,有个有名的儒家叫罗近溪,你去翻一下看看,这个人是了不起的呦,非常了不起,王学里头,明朝的那就是禅,虽然不出家,理学就是禅哦,也就是佛家的律宗,每一个人戒律都很严谨,像王阳明啊这些人。罗近溪先生从年轻起就讲究这个学问之道、养气之道,拜了几个老师,读书啊、修道,养得随时做人做事不动心,专门修养这个不动心。你像我们读《论语》,孔子讲“四十而不惑”,孔子报告自己十五岁开始做学问,“三十而立”,十年做一个阶段,“四十而不惑”,逐步变动,“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孔子由十五岁起,做学问、做功夫修养到七十岁他才有把握,修道。孟子讲自己“四十而不动心”,到了四十岁觉得不动心了。这个不动心是不是无想定是个问题啊!可是罗近溪先生啊,就学这个不动心,才二三十岁就做到了不动心,可是病了。得了什么病呢?拿现在医学,一身硬、身体硬了,都不能动,等于麻痹、风瘫冰冷了,拿现在讲是麻痹病症了;也不是麻痹,一身就冷,躺在床上全身动不了,头脑清醒得很,就是不动心。

 

他的病怎么好的呢?他自己记载,儒家很不愿意谈这个神秘异道,但是《明儒学案》上面记载得很清楚,不能不讲哦。他病了几个月躺在床上,发冷,一身硬;头脑清楚的,就是不动心。有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了,梦到了一个老头子,就问他:哎,你病好一点没有?他说:“哦,最近好一点了,老先生,很有进步。”那个老头子就骂他了:“哎,我不是问你身体的病,你心病好一点没有?”他说我没有心病呀!“你没有心病?你求自己不动心不是心病吗?”“切!这位老先生你这个是讲什么话?!我平生学问就要做到不动心呀,我做到了不动心,怎么叫我是心病?”那个老先生就骂他一场,他说:“你要知道,我们此心是活泼泼的呀,非常活泼,你读过《大学》没有?‘鸢飞戾天,鱼跃於渊’,此心是活泼泼啊!‘瞻彼淇澳,箓竹猗猗’,此心是活动得很。啊,这个鸢飞鱼跃、云淡风清,你硬把自己的感情思想都压制下去,以为是功夫,所以你心压制得厉害了,因心影响到身,你的身体所以病了,变成死人了、僵硬,你还说自己有道呢!”他说被他一骂,他清醒了、才觉悟了。就问老先生,他说:“老师啊,您叫什么名字啊?你贵姓呀?”他说你不要问,我叫青城丈人。本身名字都不告诉他。他一吓,醒了,醒了以后出一身大汗,身上盖两床被子都被汗湿透了,就站起来,身体就好了。所以不动心,乱修无想天到这一步就会这样。所以你们做功夫有时候打坐定了,每一个心理的病的境界都要经过的呦。很多人修道坐坐,都以为一修道百病皆除。我告诉你,一修道是百病皆生,都生完了以后才百病皆除。本来没有病,你里头潜伏的病都要把你发出来。爆发完了以后才可以。是这个东西。这是讲无想天岔过来的话。

 

所以无想天要定力做到了,“六转识,于彼皆断。”“有义,彼天常无六识,圣教说彼无转识故,说彼唯有有色支故,又说彼为无心地故。”他说啊,上面讲了,无想天、无想定是这样的。“有义”,玄奘法师讲,在印度当时佛的弟子、这些大师们,有一派的师传,论师们讲,“彼天常无六识”。修到无想定的人、生无想天的人,眼耳鼻舌身意这六识都没有了。“圣教”是指佛经;“说”,圣教佛经来说,“彼无转识故”,六识是有,就是说这个六识不转动了,呆住了、定住了。“说彼唯有,有色支故”,说无想天的天人,假设我们修到无想定,死后生在无想天的话,只有有什么?只有现有的生命存在,还有“色支”有光,这个光就是我、我就是光,生命是天人境界。其他十二因缘里头,无明缘行,这些爱、欲统统没有。所以十二因缘里头、十二支里头只有“有”支同“色”支两支、两缘存在。

 

“又说”,另外有一说,无想定就是无心地,就是无心定的这个地位。这是当佛的弟子们自己功夫修持的深浅的境界,后世互相辩论的,这是一种理论。

 

“有义”,有一派的理论呢,“彼天将命终位,要起转识,然后命终。彼必起下润,生爱故。”还有一种意思呢,有一派的修持的经验,这些古代的大师们讲,无想定得到了的生了无想天的天人,福报完了,无想天还是要堕落,不进修了嘛。他以为无想定这个境界是道。所以那个福报享完了、寿命享完了,在六道里头还是要转的。所以他命终的时候,色界天的天人要死的时候,光没有了,慢慢暗了。欲界天的天人头上生来都有花冠,都有很漂亮的花冠,是孔雀毛一样、什么一样不知道啊!这花冠其实我们也有啊,我们的花冠、像我的花冠,染色了就染成白色了,哈,你们还青的,还可以,有些变黄了、快要白了,就是花冠告诉你快要死了!这也是我们的花冠。欲界天的天人要死以前的消息是花冠先萎谢,色界天天人要死以前是光明暗淡了。其实我们也有色界,你看许多人生病了,脸上的气色乌的,都乌的,面如菜色、发青的,一看就是光色没有了。我们身上就有欲界、色界的天人的东西,都有啊!

 

所以呀,无想天天人,命要死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要动念的,他那个定境界也没有了、定力不够了,“要起转识”,才能够会死。他本来无想,到了最后,“彼必起下润生爱故。”怎么叫下润?等于我们欲界一样,欲界的人心念一动啊,尤其男女之间欲念一动,下沉了,身体下面起水分的作用,就是荷尔蒙起作用了、作怪了,兴妖作怪了,生出爱欲的心来了。所以我们这个世界天人来,所以提到《楞严经》:“纯想即飞,纯情即堕。”所以修道的人修到一个相当的程度,为什么最难过的这一关是男女的爱欲,就是这一点性、荷尔蒙在作怪。因为你到那个时候,“彼必起下润”,下面这一地低级的润湿生出来爱染、爱欲的心来。那么色界天的天人下堕了,要到欲界来了,堕下来了,就堕到欲界,堕到欲界他或者是做人呢?或者是做狗呢?或者是下地狱?不一定。看他过去生的善恶的因果了。所以你要知道,修到……
(卷九终) 玉树临风二校完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