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源头能量疗愈

重启生命的自由和丰盛

 
 
 

日志

 
 

【引用】大圆满之奥义和修行次第  

2011-09-13 22:04:22|  分类: 大圆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邬金登臻《大圆满之奥义和修行次第》
大圆满之奥义和修行次第

  久远以前,有一个预言说:在铁鸟飞空的时代,大圆满法将传遍整个人类居住的南瞻部州,在这个众生烦恼、痛苦炽盛的黑暗年代里,普贤王如来的心要将象火焰般地照耀。

   纵观当今世界,大圆满法己经广弘于欧美各国,大圆满典籍的英译亦层出不穷。而反观国内,汉族地区虽是大乘佛法兴盛千载的热土,而今光明大圆满心髓在汉地的传承却罕有所闻。典籍翻译亦多译自英文,每有令人格格不入之感。早在明末清初,西藏喇嘛白普仁尊者,多杰格西首来北京大开弘法端绪,此后,康藏各派大德源源而来,如红教诺那祖师,白教贡嘎狮子,花教根桑泽程,黄教班禅大师、东本格西、阿旺堪布、章嘉国师等大德接踵而来,授传藏密法要,从学者络绎不绝。汉僧大勇、能海、超一等有志之士,亦相继赴藏学密,一时风起云涌蔚为大观。惜乎当时传于中原汉地之红、白、花、黄四教者,因迭遭战乱,虽多受学弟子,能如法完整继承弘扬至今者,几无所闻。而中原赴藏学密之佛子,又多限黄教一派,唯解放前后,根造、密显两师所学纯为红教大圆满,他如王家齐、王治平、王新基、张澄基、吴润江、陈健民等大德多兼收并蓄,他们或翩然作古、或远去海外,幸存者复经运动批判及文革摧残,所剩无几,虽自改革开放以后宗教得以恢复,广大学佛人中对密教饶有兴趣者亦多,但对红教大圆满法系有较深了解者己廖廖无几、遑论于密教整体有较全面之认知。如今对大圆满法的称赞与仰慕多有,但对其核心理趣的阐释与证悟则凤毛麟角。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汉族等人纷纷西行求法,得授法要而归。以为己得大圆满法,实际多属大圆满前行,或者加行;或闻己获大圆满觉性妙力灌顶,却对大圆满之正见尚未确立,实修正行亦属空论。前者仅据所闻前行见解,自然低判大圆满法要;后者又以见解不彻又误以为密不如禅,更有“闻名大德”于大圆满成就祖师的窍诀从未听闻,却著书立说,隔靴搔痒,大谈大圆满见,令诸学人如堕云里雾中,种种谣传与混乱,无不令藏汉持教大德为汉地学佛行人之慧命担忧。

  众所周知,佛教在印度本土从公元前6世纪~公元12世纪,大约流行了1800年。粗略划分,可分三期:初600年为小乘原始佛教和部派佛教形成时期;中600年为显教大乘佛教发展时期,后600年为秘密佛教流行时期。

   初期佛教以上座、众两部为主,300、400年中又分化为二十个部派,其中上座部,分为南北二传。南传上座部,在阿育王时期传入斯里兰卡,同时,传入缅甸,泰国、柬埔寨等地,并在这些地区流传至今。约公元7世纪后又自缅甸传入中国云南,迄今流行于傣族地区,形成中国的巴利语系佛教。

   中期的大乘佛教,主要是“中观”、“瑜伽”二“见”的两大学系,于公元二世纪中传入中国汉地,公元7世纪起又自汉地和印度传入西藏。

   公元十一世纪起,印度后期逐渐盛行的秘密佛教,又大量传入西藏。印度之中、后期佛教又在中国形成汉语系和藏语系两大佛教系统。因此,我们可以说完整的佛教在中国。

  初期密教是杂部密,称为“作怛多罗”,亦即“作密”约在公元3世纪即从西域传入汉地。

  中期密教是正纯密教。公元7世纪,印度完成密教《大日经》、《金刚顶经》,形成金、胎两部独立体系,称为“行怛多罗”,亦即“行密”,由金刚智、善元畏、不空“开元三大士”,于唐开元年间传入中国,世称“唐密”。唐密后由中国传入日本、朝鲜。由日本弘法大师传入的东寺密教称东密,由日本传教大师传入的天台密教称台密。

  后期密教也可分两期,前期是“瑜伽怛多罗”,后期是“无上瑜伽怛多罗”,亦即“瑜伽密”和“无上瑜伽密”。它虽是印度公元8—12世纪逐步完成的,但于13世纪伊斯兰教传入后,即告衰歇。而在8世纪由莲花生大师开始传入西藏后流传至今,此即藏密,亦称“西密”。因为后期密教吸收了印度古婆罗门教和新印度教的一些东西,较之中期密教更深入发展,更为高层。

  因此,我们可以说,完整的密教是藏传密教,完整的密教在中国的康藏地区。

  藏传佛教,一般以藏王郎达玛于公元841年的灭佛判为前后两个时期,即“前弘期”、“后弘期”。

  前弘期的藏密,主要是8世纪莲花生大师传入的宁玛派--旧译密法。后弘期藏密,首先由11世纪初的阿底峡尊者传入,是为迦当派。相对于前弘期的旧译教法而言,后弘期传入的佛法皆称“新派”。其后,由玛尔巴祖师在11世纪初,带入弘传的密法称为“迦举派”,俗称“白教”。随之,昆君初波于11世纪弘传的密法称为“萨迦派”、俗称“花教”。最后是公元13世纪宗喀巴大士弘传的格鲁派教法,俗称“黄教”。

  在佛教传入西藏之前,西藏固有的宗教为笨波教,又称笨教。佛教传入后,笨教吸纳密教内容融入自身,因而成为密教化的笨教,是藏密中源于土著宗教而后佛化的一个特殊派别,俗称“黑教”。所以,藏传密教虽然派系很多,但主要的就是红、白、花、黄、黑五大派别。

  依黄教的观点看,整个藏传佛教皆属清一色的中观派。

  前弘期以自证派中观见为主,后弘期驳论派中观见居于主流地位,他们认为中观处于正见的最高层次,月称所代表的驳论派应成中观见,己达究竟圆满。

  红教宁玛巴则依自身传统,分见为“七层”,其由浅入深后,后后胜于前前,至大圆满见则“见与佛齐”,其见如下:

  1、凡夫见:计日常所见为实。
  2、外道见:计常计断不一。
  3、声闻见:我空法有。
  4、唯识见:万法唯识,由依它起性开始,计外界实有即落遍计执。若不迷于外境,知依它起性性空,则修入圆成实性。
  5、中观见。一切法由因缘聚集,无有自性。此又分二:自续派许诸法于名言上立自相。应成派不许一切自相,只许诸法功能;不许立见,有立则偏,遇见破见。而于破敌中显自宗。故曰“应成”,应成而成也。
  6、俱生智见:即大手印见。
  7、大圆满见:又称“大中观见”或“佛知佛见”。
 

  自声闻见起为由佛所开显,是为正见,但越进越深,达于中观,应成见则穷极思辨,在逻辑上深无可深,争论中己立于不败之地。故有人以中观应成派为究竟见。然而若依红教则仍不以为究竟。盖因一切知见,凡尚依赖心识之思辨逻辑者,即无法穷尽真理,亦即不够究竟,真正之究竟不离言说,却为言说所不能尽,须明自本心之后方能契入,红教称之为“见宗”,颇似禅宗“见地”。“见宗”不是思想、思辑,而是集知识与体验一体,是对空性本觉智的体悟。借禅宗的话说叫“见见之时,见非是见”。只有大手印之俱生智见与大圆满见,红教许为“见宗”,二者之间尚有细微之别。

  宁玛派(红教)一般将上述各见列为层次而进的梯形,愈进愈深,而在成就祖师的口诀教授中则列为环形,即持圆满见之外的任何见地的行者,经成就上师的一拔即转后,皆可不动分毫,立地圆满,直接趋入大圆满见,故大圆满见圆摄一切见。

  通由上述,我们知道,大圆满见高居佛教各乘见解之峰巅,其相应的大圆满禅法(教法),亦自然属于大小乘、显密教、四续六部全部佛教的极顶。依据红教的判教理论,一切法门,大分为“世间法”(世法)及“出世间法”两种,世间法中又分“因循人天乘”,及“巅倒外道乘”二种。
 

  “因循人天乘”又分“人乘”“天乘”两种。人乘者,依“五戒”修行,以求出离三恶道之苦,而得生于人间;天乘者,依“十善”修行,以求出离人道生、老、病、死等八苦,而生于天上,颠倒外道乘者,原指印度之六师及九十六种外道,细分有360种之多。今指一切颠倒邪谬宗教及虚妄哲学思想。人天乘,从来被目为正道,所修五戒十善,足以自利、益他。是为出世间佛教之入道基础。外道乘则以颠倒执着,无知妄修,不独不能自利,反为堕落三恶道之因,亟宜当舍。

  出世间乘,又称真实内道乘。人天乘但为人天善趣生因,不能超离三界轮回之苦,故仍属虚妄。颠倒外道,执见错谬,不能究竟解脱,空无利益。相对于此二者,出世间佛教圣法,能令人暂时离苦,究竟获得无上安乐之佛果,故名真实内道之乘,其共分为二:共因乘与不共果乘。共因乘又分为三: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此三乘皆为普贤王如来之化身释迦牟尼佛所说。

  不共果乘,又称金刚乘、密乘。共分六个次第:其外(下)三部为事部、行部、瑜伽部;内三部为摩哈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分别对应于新译密法之生起,圆满和大圆满三次第。其中阿底瑜伽(大圆满)又分为心部、界部与窍诀部,窍诀部又分外、内、密、无上四部。其中,无上部称“自性大圆满光明金刚藏乘”,此乘又分且却、妥嘎两部分。
 


  以上外(下)三部瑜伽为普贤王如来的报身,金刚萨垛,毗卢遮那佛在奥明刹土所说;而无上瑜伽部则为普贤王如来法身佛所说。

 


 

  声闻乘者,依苦、集、灭、道四谛法而修,期出三界无常之苦,而证得阿罗汉果。缘觉乘者,依十二因缘行法,出离依人道求法之苦,而证得辟支佛果。菩萨乘者,亦名大乘,本来包括显密二乘,今以密乘为如来乘,而专称此乘为“显教波罗蜜多因乘”。此乘依六度万行而修,出离外无利智,内无相好之苦,圆满福慧二种资粮而登佛位。

  修共因乘者,需经三大阿僧祗劫,历40亿年方得证悟佛果。密教慢则十六世;快则当下成佛。其迟速之别犹隔天壤,故说:显教为因,密教为果。

  上述事部瑜伽者,经轨即一般陀罗尼真言等经,相当于旧说之杂密部。行者守戒如法修持,七世或十六世可得成就。行部瑜伽者,以《大日经》为主,相当于唐密之胎藏界,行者守戒如法修持,五世或七世可得成就。瑜伽密部,以《金刚顶经》为主,相当于唐密之金刚界,行者守戒如法修持三世可得成就。此三者合称为外(下)三部,为东密之主要内容,在日本流传颇为广泛。在具体的事相方便上,事、行一部从外境入手清除无明垢染,与声闻见相应,故行人若不具声闻以上见地,则无法由此实证。瑜伽意为“相应”,“密三相应”,旨在打破内外境差别,其方便为内外一体皆由观想生起,与性空唯识见相应,故行人须具唯识以上正见。修此三部者,国内不多。

  内三部又称“无上瑜伽部”,其三大部分为:摩诃瑜伽、阿努瑜伽、阿底瑜伽。摩诃瑜伽,相当于新译密法之父续部,属生起次第。此乘主要在于世俗谛之修习,一切内外境之生起非如瑜伽乘之观想,而是任运生起,诸境虽现而非实,为幻现,亦为真实空性之显现,与中观自续见极有相通处。故行人至少须具中观自续见方可获实益。阿努瑜伽相当于新译密法之母续部,属圆满次第。此乘之修习并非将生起次第之境修饰完满,而是要使行人证入内外之境皆为一心之显现,一心即为法界境界。虽有种种法生而无自性,虽无自性而无所缺欠,故称圆满。阿努瑜伽之意趣如此,与中观应成见极相融合,具体修法上重视气脉、明点修习。此生、圆二次第中含有极多心用法要,其中圆满次第与应成中观见结合,构成了一部极完美殊胜的修行阶梯。行者依而行之,努力精进,则实证空乃必然之结果。此外由修习而生的力用,为行人于菩提道上帮助众生,积累福慧资粮,提供了直接而大力的手段。善用此二部法实为上求佛果之大道。但倘若误用,谬用则自招业果,决非密教之本意。至于有人持而为恶,则下地狱如箭,故尔,密教各派祖师均不轻传。

  依红教判教标准,阿努瑜伽(圆满次第)尚未尽圆满。其修法虽与中观应成见极相融,但仍未能脱离分别抉择。而此分别抉择在甚深行道上仍为极微细障,须由大圆满次第(阿底瑜伽)来完成究竟不二。

  阿底瑜伽相当于新译密法无二续,实高于无二续,称大圆满次第,旧译密法以此乘超胜其余显、密乘道,为最尊最胜法门,盖以所谓自性大圆满光明界体,即自然智。此中能生、所生、因果、缘法悉灭绝故,犹如虚空自性本有。于此乘中,亦称此自然智力为自内证智或菩提心、大圆满。

  广义的大圆满次第包括前行与正行。前行部分多为培植见宗而预作准备,或为清除细微障碍,包括若干深埋心识深处而自己很难、甚至无法觉察的障碍。其力用与圆满次第相似却又过之,故亦不广传。今有许多为人目为极高妙、精微、深入的修法,的确十分殊胜难得。但若细究,仍属大圆满贴近前行部分修法。大圆满前行、正行之判别,在是否确立见宗,凡确立见宗者得入正行。入大圆满正行修者,离于一切对待、分别、意度与作意,直入实相。不观想、不结印、不持咒,不系于三缘(乐、明、无念),不执于四喜,就连圆满次第所修,气、脉、明点等细身亦在遣除之列。否则尚属前行,见诸西藏四派共仰的龙钦巴大师《实相宝藏论》所开显之“大圆满见”,其示大圆满之“大”,非谓大小相对之大,而谓无相待、不二、绝对,与禅宗同一鼻孔出气,有缘者不可不读。属于红教实修派自性大圆满光明金藏乘所传的成熟口诀法,要求学人在成就上师的引导下,以听闻观想精通大圆满理趣,以实修实证,彻悟大圆满见宗(见解)。其分从薄地凡夫之此岸至证悟佛果之彼岸的全部禅法为剖析调伏妄念,直视调伏妄念,安住调伏妄念三个大的阶段,若干种窍诀。从直视调伏妄念的第二阶段——细直视调伏开始,即将转意识为道用,转为转智慧为道用。所有问题的解决,都必须在觉证当中解答,此时一切的语言和逻辑思辩已无能为力。如此精微、深妙的成熟引导,任何人值遇之必得大彻大悟,正如《圆觉经》所说:“若遇如来无上菩提正修行路,一切众生,根无利钝,皆得成就佛果”。

  阿底瑜伽(大圆满)内分心、界、口诀三部。《大无上庄严论》云:“诸持心者为心部,持虚空者为界部,若于道上无修治,此即口诀部心髓”。心部者,即心而起心性自然智,故于本觉智有所变异。其法要与大手印颇近。然大手印用持印对境,而心部直判一切境即心性自然智,亦即空性,本净无染,故更直截。界部者,直判一切境俱为法性普贤界、更无其它。此部特生光明,以远离缘虑之要安住明空双运。此二部已极殊胜,然依口诀部判之,此二部仍未究竟。最极圆满究尽者,乃为窍诀部。我们熟知的大圆满三句义者为:“自然智光明体性空为法身;自性明为报身;大悲证智为化身”。三身本来本分具足,不须身假精勤修行即圆满,故云:“离垢当下之内证智,明空赤裸即大圆满”。“情器世间生死涅槃一切诸法,皆于此证智空性圆满,故名圆满,无有其他解脱生死方便更胜此法,故名为大”。大圆满之中心、界、窍诀三部皆依心性建立。心者,即虚妄阿赖耶中所起八聚之识是所净垢者。菩提心者,即心性光明。此中属意者为心部,归虚空者为界部,离渐次修为者为口诀部。三部之中,以心部即“心”,仍执意度:界部执有法性,仍流意度;“唯口诀部猛利直截,能令实相自显,远离能所、轮涅不二之内证智明空赤裸境界,故特超胜”。

  殊特超迈之窍诀部,复以浅深更分四部,即外、内、密、无上(译音为:阿提、借提、仰提、宁提。“提”为心中心义,又为精髓之义)四部。诸部皆亦后后胜于前前。其中无上部“宁提”,又称为“自性大圆满光明金刚藏乘”。大圆满极密《正文续》云:“嗟,善男子,若有补特迦罗(人)不能认取此极奥秘心髓(宁提)分齐,而唯信受外、内、秘密(前三部)三部指授者,如于苦因种子欲得甜果也。”故此部被誉为一切乘法之极顶,六百四十万续之精华,无量诸法之究竟实相,最极稀有密法之真实果实。因此,对于此乘经卷文句,仅仅书写捧持者,亦有殊胜功德,甚至被赞为闻解脱、闻成就。极密《宝聚续》云:“是故此密续、士夫能受持,得自证灌顶、仅捧持此续,成金刚持身(化身),有诵持此续,见境心中现,谁书写此续,即游诸佛语,故名最第一。极密《日月吻合续》云:“谁若持此续,即得世利果,及定光显地,亦受用三身。仅捧持此续,不修得禅定,不学知诸法,不示娴口诀,不说续自了,不观尊亦现,是故此续等,瑜伽人有缘,捧持得悉地,安行如来行,举三恶趣坑,悉入大乐道,得娴本光信,游法界无畏”。

  故此,自性大圆满心髓光明金刚藏乘,超胜除窍诀部以下一切九乘次第者,共有根无利钝,皆证佛果之七种殊胜。此乘以不共差别,又分“彻却”、“妥嘎”两部。

  “且却”,意为“立断”,“妥嘎”意为“顿起”,古译“奋迅”。且却之法,依于自相续中生起无倒本净“立断”密意而修,最终可身化“微量”而成佛。此“微量”,梵语“阿菟”,为七极微合成,只有天眼,轮王眼,以及最后有之菩萨才可以看见,是色界色法之最微者。妥嘎为窍诀部之极顶。其相对“且却”有成就极其迅捷猛利之七种殊胜,如“且却”不能直接将外境土石、山岩澄净而以为境,故须观待幻化空性等印持意度,依止心识聚法,不能象“妥嘎”那样速疾解脱。又如修且却法,此身仅能化为微量,却不能化为光明,不能成就金刚身,因此不得以光明金刚身,证得大迁转身,故不能成就无边无际的利他事业,其天眼、神通变化,力用等大小也有区别。

  但“妥嘎”之空、有圆融,即相即空的修法,成就虽极快捷,若无“且却”自性定作基础,也是不可能修上去的。故历史上许多成就大德于“且却”定上化的时间常为“妥嘎”的五到十倍,否则,仅依“妥嘎”方便技巧,修出些相似景象,因无自性定功,亦非真实,不可自欺。“化虹而去”之“虹光身”此表证者正为无来无去,非去来今。

  大圆满法虽然殊胜超迈,高难见顶,但因本身次第安立缜密有序。行者若能先立般若正见,为抉择具德上师先具明眼,尔后依师先除细微道障,培植“见宗”,再依上师禀持的方便、真实双运之成熟口诀引导,即身成就佛果完全稳步可期。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