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行天下

重启生命的自由和丰盛

 
 
 

日志

 
 

【引用】对照一下,你是否无意中犯下了诽谤菩萨的重罪  

2011-09-23 22:47:59|  分类: 菩提之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菩萨往往隐藏身份,众生常常对他们造下重罪
                               -------索达吉堪布
有些佛友其实是菩萨化现,快来忏悔以前的毁谤和轻慢! - 郑恩丰 - 佛道·易学·人生 交流空间
 
诽谤菩萨的罪业非常严重,如果有人以恶心诽谤一位菩萨,这个罪过远远超过杀害三界的一切众生。在日常生活中,每一个人都可能诽谤过菩萨,这不仅对自己没有好处,对佛教也会带来损害。因此要在诸佛菩萨面前发露忏悔这种罪业。

在学习这部分内容时,大家要认识到:不必说无始以来,就是即生中自己也造过很多诽谤菩萨的罪业。有些人想:我诽谤人的罪业是有的,但诽谤菩萨的罪业是没有的,因为我不记得诽谤过哪一位菩萨。这种想法是未经观察的表现。在下面我们会讲到,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菩萨在哪里,普通人的肉眼很难分辨出谁是菩萨、谁是凡夫,因此只要诽谤过众生,就很可能诽谤了菩萨。因此,我们要好好忏悔这种罪业,否则肯定会对自己的解脱和成就构成障碍。
   
学净土法的人尤其要注意这个问题。现在汉地学净土法的人非常多,其中有一部分人特别爱诽谤其他宗派的经论和高僧大德,也经常对其他修行人的见解和行为说三道四。一听到这些人的诽谤之辞,我就会想:这个人的修行可能有问题,也许他是菩萨的示现,故意在众生面前显现不如法的言行,如果他不是菩萨的示现,按照经论来衡量,那肯定造了很大的罪业。听闻有关诽谤菩萨的道理后,这些人要发愿:今后我一定要改过自新!在座的各位也不要把这些道理当耳边风,如果一下课就忘得一干二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这样听法就没有任何实义了。希望大家牢记这些教言,并以之对照自相续。
  
下面具体分析诽谤菩萨的罪过。以前我们讲过,杀害一个众生的过患也是极为严重的,如果有人以恶心诽谤一位菩萨,这个罪业比同时杀害三界一切有情的罪业还重。大家想一想:即便杀害一个山沟、一个城市或者一个国家的众生,这个罪业也是不可思议的,更不要说杀害三界一切众生的罪业了,但杀害三界一切众生的罪业也无法和诽谤菩萨相比。为什么诽谤菩萨的罪业如此严重呢?因为菩萨是成佛的因,相当于一切众生的父母,顶礼初发心菩萨就等于顶礼一切诸佛。

信力入印法门经》中说:“若其有人谤菩萨者,彼人名为谤佛谤法。”根据这个教证,如果有人诽谤菩萨,就等于诽谤一切诸佛和佛法,这样的人还有没有解脱的希望啊?不可能的。

需要了知的是,此处的菩萨不只是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等登地的大菩萨,而是指一切菩萨。很多经论中都说,诽谤菩萨罪的对境包括初发心菩萨,即相续中有无伪世俗菩提心者,诽谤这种菩萨也有严重的过患。作为真正的修行人,对任何人都不应该随便评价、说过失,这是修行的一个关键,如果没有这样,很可能在无意中造下很多罪业。
   
现在有些人为了生活不得不造恶业,从某个角度来讲,这似乎还情有可原,比如屠夫不杀生就没办法生存。但诽谤菩萨则没有任何必要,为什么自己要造这样的罪业呢?可是在现实中,很多人也许是业力现前,经常说别人的过失。这些人以后一定要注意。

《信力入印法门经》中讲了很多诽谤菩萨的过患,大家应该看这部经,这对自己的修行很有利益。《大藏经》中有许多非常好的经典,如果在短暂的人生中没有看,一直把它们锁在藏经楼里,那实在是太可惜了。在藏地的寺院,很多人都阅过《大藏经》,很多大德在传法时广泛引用各个经典的教证。可是在汉地,除了蕅益大师等大德以外,很少有人阅藏。现在有些学者看的佛经倒是不少,但他们看经不是为了修行,而是为了搞学术研究,这样意义不大。作为求解脱的修行人,大家应该多看一些佛经。
  
佛经中说:“若以嗔心反对菩萨,比将一切众生关入牢狱的罪过还大。若诋毁菩萨(不管有因还是无因),比杀害南瞻部洲一切众生的罪过还重。若生起嗔心而詈骂大乘胜解行菩萨或者对他们说不悦耳之语,比毁坏恒河沙数佛塔的罪过还严重。若诋毁菩萨,比杀害一切众生并夺取他们财产的罪业还要大。”一个人一旦入了大乘,只要相续中的菩提心没有失坏,这样的菩萨都不能以恶心辱骂。在文革期间,有些人仅仅毁坏了一两个佛塔或者佛像,就已经成了他们一生中最大的罪业,后来根本没办法忏悔清净,而辱骂大乘胜解行菩萨的罪业比毁坏恒河沙数佛塔还严重,可见诽谤菩萨的罪过有多么严重,因此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
  
从无始至今生,很多人肯定造过诽谤菩萨的罪业。就我本人而言,出家之前,经常说别人的过失;出家以后,虽然大多数时间都能以正知正念守护自己的言行,但凡夫人有放逸的恶习,一旦遇到恶友就会跟着说过失。在自己诽谤过的人中肯定有菩萨,所以我肯定造过诽谤菩萨的罪业。有时候一想到这些罪业,我觉得确实没有解脱的希望了,临终一闭眼就会直接堕入地狱。每次听到别人说自己的过失,我总是惭愧地想:唉,他们该说我,世界上不可能再有像我这么坏的人了。和我一样,很多人也诽谤过菩萨,因此我们要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面前发露忏悔无始以来的弥天大罪,尤其是一切诽谤菩萨的罪业。

如果有人想:我应该没诽谤过菩萨。这是不一定的。藏地有一个谚语:不知盗贼、菩萨在何处。这句话非常有道理。盗贼在何处是不好说的,有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很老实,谁都不会怀疑他是坏人,实际上他一直在找机会偷东西;菩萨在何处也说不准,也许你认为的坏人、乞丐、疯癫者,实际上他就是真正的大菩萨。所以绝不能以外表形象估计人的好坏而随口诽谤。我们根本不了解凡夫和圣者的真实情况:从表面上看,有些人是个大菩萨,实际上他们不一定是大菩萨,只不过他们擅长演戏——本来是特别坏的人,但在众人面前却诈现威仪,显得非常贤善;有些人本来是真正的大菩萨,可是在众人面前却显得特别不如法,很多言行让人们根本无法理解。
  
如果我们能分辨出圣者和凡夫,那当然好办了:对于圣者,我们让他们坐在高高的法座上,并且规定不能诽谤他们;对于下面的凡夫,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攻击、说过失。可问题是我们无法鉴别圣者和凡夫,即使采用最先进的仪器对每个人的血液、器官进行分析,也分辨不出谁是圣者、谁是凡夫。事实上,某些含而不露的瑜伽士就像盖着灰的火坑一样,从外面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内在境界。  

《学集论》中说:“彼若未断定,轻蔑诸菩萨,如灰覆之火,其于地狱焚。”如果没有断定对方的真实身份而随意诽谤,这个后果非常可怕。盖着灰的火坑虽然从外面看不到火焰,但踩下去全身会被烧毁;与之相同,有些人从表面上看是凡夫,实际上却是利益无量众生的大菩萨,如果对他们有一句诽谤之辞或者一个轻蔑的行为,都将在地狱感受无量劫的痛苦。

获得生死自在的大菩萨可以投生为固定、不固定的种种形象来利益有情。固定的形象如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或者世人公认的高僧大德。不固定的形象如乞丐、屠夫、妓女、旁生等下劣众生。《如来不思议秘密大乘经》中说,佛陀在因地曾示现为盲人、哑巴甚至恶趣的众生。世间人也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因此菩萨无处不在,我们面对任何众生都要小心。

菩萨往往会隐藏自己的身份,很多自称是凡夫的人其实是真正的大菩萨。《续高僧传》中记载,南北朝时期有一个叫僧崖的出家人。小时候他经常终日静坐,别人问他为何如此,他说:“此身深可厌恶,总有一天我要把它烧掉。”长大后他应征入伍,一次和军中的同伴打渔时,他把自己的那份鱼放生了,又烧毁了同伴的渔具。后来他出家为僧,数十年如一日精进行持善法。晚年他发心燃指供佛,最初烧掉了十个手指,然后烧掉了两个手臂。最后他发心焚身供佛。在焚身的那天,有十多万信众围观。僧崖坦然走上焚身的柴堆,可是点火的人却害怕了,他想:如果我放火烧圣人,一定会获大罪过。僧崖不得已,亲自走下来点火,然后又坐回柴堆中。焚身前,曾有人问他:“你是佛菩萨的化身吗?”僧崖说:“我是凡夫,誓入地狱,代苦众生,愿令成佛。”还有人说:“菩萨灭度,愿示瑞相。”僧崖说:“我的肉身会坏,心脏不会坏。”在焚身时,出现了很多稀有的瑞相,最后僧崖全身都被烧成灰烬,但心脏一点都没被烧坏。

心脏烧不坏是一种成就相。以前法王的遗体荼毗以后,化身炉中拇指粗的钢条都被烧熔了,而法王的心脏却完好无损。当时我在场,亲眼见证了荼毗的整个过程,感觉确实非常稀有。当代汉地也有心脏烧不坏的修行人,1993年,陕西终南山的圆照比丘尼以93岁高龄示现圆寂,她的心脏也没被烧坏,荼毗时也出现了各种瑞相。(现在终南山还有不少隐居的修行人,有一段时间我很想去那里看一看。据说我们学院有些道友也在终南山修行,不知道他们修得怎么样。如果他们圆寂后心脏烧不坏,我们也可以把他们的心脏供起来。)
   
在刚才的公案中,僧崖法师说自己是凡夫,愿代众生受苦,但从他圆寂时的瑞相来看,他肯定是一位大菩萨。昨天有道友问我:“凡夫能不能代众生受苦?”根据很多经论的观点,我认为凡夫可以代众生受苦。我记得僧崖燃指供佛时,有人问他痛不痛?他回答:“痛由心起,心既无痛,指何所痛?”他说得很有道理,如果能安住于无我的智慧境界,则不会有疼痛的感受。没有无我境界的凡夫要代众生受苦肯定会感受痛苦,但如果他的心力特别强,如阿底峡尊者的上师达玛日杰达等,这样的凡夫也可以代众生受苦。

关于代众生受苦的原理,智者大师在《法华玄义》中说:“良以悲心熏于智慧,能拔他苦;慈心熏于禅定,能与他乐。”意思是,当悲心和智慧结合时,以缘起力就能拔除他人的痛苦;当慈心与禅定结合时,以缘起力就能给他人带来安乐。因此,不仅圣者菩萨可以通过自他交换来解除众生的痛苦,即便是凡夫人,如果悲心特别强烈,由于无私的悲心和无我的智慧是相应的,也可通过观想代众生受苦来解除他人的痛苦。

有一位道友说:“让我代众生受苦太可怕了,我连想都不敢想。”有这种心态非常正常。众生的相续不尽相同:有的人利他心特别强,有的人利他心很弱;有的人自私自利心特别强,有的人自私自利心很弱。大乘种性和小乘种性也存在这种差别。因此,如果利他心特别强,即便是凡夫也有勇气代受他人的痛苦。

言归正传,既然在乞丐、猎人、屠夫甚至恶趣众生中都有菩萨,在出家人中就更不用说了。《阿育王传》中记载:阿育王特别恭敬出家人,一次他和众臣外出巡游,途中见到一个七岁的沙弥。阿育王想向小沙弥顶礼,但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鼎鼎有名的大国王,在大庭广众之中向一个小孩子顶礼很没面子。于是阿育王把小沙弥带到无人处顶礼,之后叮嘱道:“我是阿育王,今天我向你顶礼之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小沙弥面前有一个瓶子,他以神通钻入瓶中,又从瓶中钻出来,之后也叮嘱道:“大王,今天我在瓶子里进出,希望你也不要告诉任何人。”阿育王非常惊讶,他觉得这么年幼的僧人都有如此成就,出家人真的不可轻视。从此以后,阿育王对所有身穿僧衣的人一律恭敬对待。今后我们也要恭敬一切出家人,甚至对小沙弥也要恭敬顶礼,不要想:这些小和尚太调皮了,长大以后说不定会还俗的。
 
雪域藏地是观世音菩萨的所化刹土,每一个藏族人都会念观音心咒,《宝箧经》中说凡是会念观音心咒的人都是大乘种性,所以藏族人应该说都是大乘种性,藏地的出家人没有不发菩提心的。汉地也是大乘佛法盛行的地方,汉地的出家人在受戒时,同时要受别解脱戒和菩萨戒。因此现在所见的出家人都可以说是菩萨,大家应该对他们观清净心。如果对任何出家人都不指责、不诽谤,不仅可以避免诽谤菩萨的罪业,也可以逐渐圆满一切功德。相反,如果不观清净心,这个也是坏人,那个也是坏人,在你眼里所有的人都是坏人,这个过失就太大了。甚至当本尊现前时,也许你都会把本尊看做坏人。

《杂譬喻经》中有一个公案:以前有一个叫迦罗越的人对文殊菩萨很有信心,他一心想见文殊菩萨。有一次他举办了一个广大的布施法会,期待高僧大德来应供。有一个相貌丑陋的老翁来到法会现场,这个老翁满眼是眼屎,鼻涕、口水直流,看起来丑恶不堪,他径直坐到中间的大法座上。迦罗越很不高兴,他想:我这个法座不是给你这样的人设的,是给大德比丘设的。于是他把老翁从法座上拽了下来。可是刚拽下来,老翁又坐到法座上。迦罗越又把老翁拽下来,老翁又上去。如是反复七次。法会结束后,迦罗越在佛像面前燃灯烧香,虔诚地发愿:以此功德,愿我今生见到文殊菩萨。发愿以后便因疲劳而入睡了。梦中有人告诉他:“你一直想见文殊菩萨,可是见到真正的文殊却不认识,刚才那个丑恶的老翁就是文殊菩萨。你不但没有恭敬承事他,反而七次把他从法座上拽下来。
求菩萨道的人应该对一切众生平等视之,如果有人求菩萨道,文殊菩萨经常会现身试探他们。”

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一些疯疯癫癫或者行为不如法的人,这些人当中很可能有诸佛菩萨的化身,所以观清净心非常重要。修行好的人对一切众生都能观清净心。在藏地,由于很多高僧大德经常向信众宣讲《极乐愿文大疏》,所以很多藏族老人都会观清净心,当听到有人说过失时,这些老人都会劝诫:“不要说,不要说,谁都不知道菩萨在哪里,嗡嘛呢叭美吽,嗡嘛呢叭美吽……”可是汉地的很多居士却不会观清净心,甚至有些已经发菩提心多年的人也是如此,只要一有机会就说别人的过失,好像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人都是坏人。其实人的眼中有灰尘时,看见的外境肯定是模糊的,人的内心有染污时,他面前显现的人也不会是好人。因此大家不要说别人的过失,应该尽量观清净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一个人的心清净,即便是低劣的对境,也可依靠它获得成就。《大圆满前行》中有一个老妇人依靠狗牙而成就的公案:以前有一个老妇人和儿子相依为命,儿子经常去印度经商,老妇人说:“印度是释迦牟尼佛出世的圣地,你一定要给我带回一个加持品。”尽管母亲三番五次地叮嘱,可是儿子每次都忘记了。最后一次,母亲对儿子说:“如果你这次还不给我带加持品,我就死在你面前。”可是儿子去印度时又忘记了,走到家门口时才想起这件事。他东看西看,发现路边有一个狗的头骨,于是他拔了一颗狗牙,用绸缎裹好后交给母亲,骗母亲说这是释迦牟尼佛的牙齿。老妇人信以为真,经常对狗牙恭敬顶礼。后来从狗牙中出现舍利,老妇人也依靠狗牙获得了成就。

华智仁波切说:这并不是因为狗牙有加持,而是老妇人对狗牙有真佛的信心,由此导致佛的加持融入了狗牙,所以狗牙也就和真正的佛牙没有差别了。同样,即使某人的功德不是很圆满,如果我们能观清净心,把他看作真正的佛菩萨,自己也能依靠他获得成就。

观清净心有不同的层次,高的如禅宗所说的万法是本来清净、一尘不染的觉悟境界。以前洪寿禅师听到薪柴落地而有省悟,当时说偈曰:“扑落非他物,纵横不是尘,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圆悟克勤禅师在《碧岩录》中也说:“一尘举大地收,一花开世界起。”这种层次的观清净心对没有大彻大悟、没有通达万法为心性游舞的人有一定困难。
但是观想他人都是佛菩萨的化现并不需要很高的境界,这一点每个人都应该能做到。

大家应该经常提醒自己观清净心,如果偶尔产生一些不清净的心念,要立即觉察并遮止:要观清净心,不能想这些!《中阴经》里说:“身净不行恶,口言常清净,心净如佛心,是诸佛之法。”《别解脱经》中说:“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所以,让自己的身语意保持清净,这是一切如来对佛子的共同要求。这个要求并不高,初学佛者也应该能做到。

在文革期间,要是我们不去揭发、斗争别人,自己马上会遭到迫害,那时我们可能不得不说别人的过失。但现在没有这样的压力,我们完全可以做到不说过失。现在有些人口口声声是:“这个人不对,那个人不对……”有时候我很奇怪:为什么这些人喜欢说过失?如果别人真的有过失,你指出他的过失也情有可原,但如果别人根本没有过失,你却无中生有、添枝加叶地说过失,那真的是在故意造恶业。

寂天菩萨说:“生佛既同体,何不敬众生?”
从现相上讲,一切众生都是未来佛,从实相上讲,一切众生都具有如来藏,和三世诸佛没有任何差别,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恭敬众生呢?

如果一个人的心得以调伏,他完全可以做到恭敬一切众生。举一个例子:黄昏时分,如果我们把远处的假人误认为是真人,最后甚至会看到他向自己跑来,自己会非常害怕:他是不是要过来抓我?与此同理,如果我们把任何人都看成坏人,那好人在自己面前也会显现为坏人,甚至圆满一切功德的佛陀也会显得有过失。如以前有外道因为心不清净,在他眼中释迦牟尼佛都具足十八种丑相。相反,如果我们把任何人都看成好人,即便看到屠夫杀生也会想:这也许是菩萨度化众生的方便,我不应该说他的过失。总而言之,外境的显现是贤善还是下劣,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心清不清净,因此我们对任何人都要观清净心。

以后大家见到任何人都要想:他就是诸佛菩萨的化身,他肯定很了不起。我认识一个老修行人,他对任何人都观清净心,一听到说过失,他就闭着眼睛劝阻:“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听到说功德,他就来兴趣了:“是这样的吗?那真的很不错啊。”可是有些道友却不是这样,听到说功德无精打采,听到说过失却精神十足:“对对,我也看到了这件事。”当然,我自己也有这种毛病,一下子也改不过来,有时候也感到很惭愧。在座的很多人可能也是如此。

真正的高僧大德都是观清净心的。从前,萨迦法王根嘎酿波看见许多小僧人脱掉僧衣在小溪边耍箭术,他说:“诸位僧人,请穿上法衣,我这个老居士要向您们顶礼。”如果是世间人看见出家人脱光衣服射箭,不要说向他们顶礼,可能还会口出诽谤之辞:“哎呀!你们看,这些出家人怎么这样啊?”可是萨迦法王却向这些小僧人顶礼,这真是观清净心的典范。我看到这个故事很有感触:如果我看见出家人做射箭等不如法的事,会产生什么样想法呢?

现在有些居士邪见特别重,讲起出家人的过失特别会说:这个出家人不好,那个寺院的卫生特别差……他的眼睛只有看过失的功能,根本没有看功德的功能。这些人应该好好反省,不要再错下去了。

以前康熙皇帝去五台山进香,看见一个和尚跟一个女人在水池中--共浴。康熙大怒,觉得这太不如法了,于是一箭射中了和尚的右肩。和尚带着箭向山上逃去,康熙循着血迹跟到菩萨顶,到处找都没找到那个和尚。后来康熙发现文殊菩萨右肩插着自己的箭,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和尚是文殊菩萨的化现。于是封那尊文殊菩萨像为“带箭文殊”。

乾隆皇帝也曾把菩萨当成凡夫。当年乾隆下江南时曾去过普陀山,看到很多出家人在做非法之事。回宫后,乾隆想派兵把那些出家人杀掉。母亲劝他:“不要杀他们,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们毕竟是佛的弟子。”乾隆便作罢了。第二次去普陀山时,乾隆又看到很多出家人在做不如法的事。他又想杀他们,又被母亲劝住了。第三次,乾隆直接带着人马到普陀山,这回看到的情况更过分:很多出家的男男女女居然聚在佛殿门口赌博!乾隆让手下人在外面等着,他先进去和那些出家人赌。结果乾隆输了个精光,最后连皇冠、皇袍都输掉了。乾隆手下的人实在看不下去,冲进去抓那些出家人。那些和尚、尼姑跑来跑去,最后都跑进了佛殿。乾隆带着人跟进佛殿,发现皇袍披在观音菩萨身上,皇冠戴在一个罗汉头上。乾隆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见到的是观音菩萨的游舞。

在康熙和乾隆面前,文殊菩萨和观音菩萨都显现为不如法的出家人,所以有些在家人也不要看出家人的过失。同样,对于出家人来说,文殊菩萨和观音菩萨也可能显现为在家人或者一些低劣的众生,所以出家人也要观清净心。如果对所有的人观清净心,只会有功德,不会有任何过失。

对于青稞和小麦,有经验的农民可以分得清清楚楚:这是好的,那是不好的;但是人非常复杂,我们不可能像辨别粮食的好坏那样来判断人的好坏。释迦牟尼佛曾说:“除非我与同我者,无人能量他人心,若量则犯大罪过。”《十住毗婆沙论》中说:“若以外量内,而生轻贱心,败身及善根,命终堕恶道。”如果以外在的显现衡量一个人内在的境界,进而对他产生轻贱心,这将摧毁自己的善根,命终将堕入恶道。现在很多人都是以外量内:这肯定是个坏人,因为他干了什么什么。其实,以此判断人的好坏是很困难的。看过《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传》的人都知道,很多大成就者外在的显现比世间的恶人还要下劣。智悲光尊者在《功德藏》中也说:“诸行不应生邪见,圣地数多自在者,显现劣种恶形象,恶劣之中极恶劣。”因此,我们不要因为别人的显现而轻易下结论,应该对他人观清净心。


大多数凡夫人相续中存在非常明显的过失,如果连自己身上显而易见的过失都看不到,反而去观察别人相续中非常隐蔽的过错,这种人简直成了疯子。
至尊弥勒菩萨说:“于色不应嗔,况于怀疑法。”因此,如果隐瞒自己的过失,对他人的小错却指指点点,这种人会遭到天人、护法神的耻笑,一切具有天眼的圣者也会耻笑他们。

《宝积经》中说:“覆藏自过失,观察他罪过,此二如毒火,智者舍此过。”覆藏自己的过失和观察他人的过失就像毒药和猛火一样会毁坏自己,智者应该远离这两种行为。

不少人都有这样的毛病:自己的过失如山王一样也难以发现,他人的过失如芥子一样也能一一指点出来。《因缘品》中说:“自他过相比,犹如扬糠秕,易见他人过,难睹自过失。”自己和他人的过失比较起来,他人的过失就像在风中扬糠秕一样容易发现,而自己的过失则很难发现。此经又云:“莫察他人过,已作抑未作,而当自观察,合理不合理。”我们不应该眼睛向外观察:这个人有没有犯什么?有没有说什么?这样寻找别人的过失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非要寻找过失,否则实在睡不着觉、吃不下饭,那应该像噶当派的古德那样找自己的过失:我有没有犯错误?我有没有过失?

其实,以恶心寻找他人的过失或者想陷害别人,这不但不会害到他人,反而往往会害到自己。《四十二章经》中说:“恶人害贤者,犹仰天而唾,唾不污天,还污己身。”如果往天上吐口水,不仅不会染污天空,口水落下来反而会染污自己;如果有恶人想害好人,也像仰面往天上吐口水一样,不仅害不到好人,反而会害到自己。此经中还有一个比喻:“(犹)逆风坋人,尘不污彼,还坋于身。”如果有恶人想加害好人,就像逆着风向别人撒灰一样,不但不会染污别人,反而会染污自己。因此,说别人的过失没有任何意义,不但害不到别人,反而自己会在今生来生感受痛苦。

学习了今天所讲的道理后,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菩萨不知道在何处,为了保险起见,我不要说任何众生的过失!

如果你为了摄受众生,或者你是寺院的管家,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不得不说过失,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必要说过失。很多高僧大德一辈子没有说别人的过失,他们的生活、修行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仅过得非常快乐,还获得了殊胜的成就。为什么有些人不说过失就活不下去呢?其实,说过失太多是很危险的。藏地有一句俗语:吃得多了会拉肚子,说得多了会造恶业。所以有些人应该注意自己的语言!
 
 
 索达吉堪布《藏传净土法》第七十二课   
《藏传净土法》学习专栏
http://www.zhibeifw.com/study4.htm 

壬四、忏悔诽谤菩萨罪:
诽谤诸菩萨之罪,较杀三界有情重,
发露忏悔无义罪。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