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行天下

重启生命的自由和丰盛

 
 
 

日志

 
 

【引用】永嘉大师以亲证如来藏而言证道  

2012-01-24 22:50:28|  分类: 菩提之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嘉大师《证道歌》:
【引用】永嘉大师以亲证如来藏而言证道 - 安乐居士 - 安乐人家
 
君不见: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觉了无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五阴浮云空去来,三毒水泡虚出没。
语译:诸位难道没有看见:那个本来就在的第八识如来藏,祂是离见闻觉知而绝念无学、无作无为的悠闲道人,祂既不勤求断除妄想,也不企求能证得真实理;不管是出生无明烦恼,或者展现真实如如的体性,都是此第八识如来藏本具的成佛之性,对于幻化的五阴身以及如来藏本身自体所展现的空性之功德,都是这个第八识如来藏所生、所显之法身功德相分;一旦亲证此如来藏,即能觉了此如来藏法身之自住境界中无有三界五阴十八界的任何一法、一物,而祂是本来就在的万法根源,是具有无量无边天真纯净且无漏自性的自性佛。证悟者从如来藏自住境界来看待三界万法时,发觉那些生灭的五阴,就如同空中的浮云一般,空有来去之相,只在如来藏的表面上来来去去;而贪瞋痴三毒又恰似水面浮泡一般的虚妄无实,一向虚出妄没而无有真实不坏的自体性。
证实相、无人法,剎那灭却阿鼻业;若将妄语诳众生,自招拔舌尘沙劫。顿觉了、如来禅,六度万行体中圆;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语译:若得契证此一法界实相而转依的人,现观如来藏心体自身本无一切人我,亦无一切法我,一念相应而亲证如来藏时,在剎那之间就发现原来祂不与阿鼻地狱业相应,与阿鼻地狱之业毫不相干,从此就灭掉了对无明妄计的一切阿鼻地狱的业行!上面所说若是妄语欺瞒众生,我永嘉玄觉便是自己招引尘沙劫数拔舌地狱恶业!一念相应即顿时觉悟,了知如来所说真实义禅的旨趣,悟后犹待转依法身理体而广修普贤行,渐次圆满菩萨六度万行。没有亲证此一实相之前,如同众生处于三界生死幻梦之中,明明看见有轮回六趣的有情存在;但是觉悟之后却如同大梦初醒一般,亲见六趣有情都不是真实的存在,甚至也没有三千大千世界可说了。
无罪福、无损益,寂灭性中莫问觅;比来尘镜未曾磨,今日分明须剖析。谁无念?谁无生?若实无生无不生;唤取机关木人问,求佛施功早晚成?
语译:从如来藏自己所住的境界来说,本来就无罪无福,亦无损减或增益可言;真如心体乃是纯然寂灭之性,在祂自己所住绝对寂灭的境界中,根本不需询问及寻觅生死与解脱。自从证悟以来看见众生各自都有的这一面蒙尘的污垢铜镜,是从来都未曾磨治修净的,我今日应该很分明的剖析给大众知道。诸位应该探求到底本来无念的是谁?本来无生的又是谁?若所悟的确实是本来无生的心,这个无生之心是没有一法不能从祂出生的;假使不能好好的自己参究体验一番,老是在经中所说的「机关、木人」等语句中,作文字训诂或思惟研究,是不可能开悟明心的;若是每天求佛施以佛力加持而不肯自己努力参禅体究,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成就见道的功德?
放四大、莫把捉,寂灭性中随饮啄;诸行无常一切空,即是如来大圆觉。决定说、表真僧,有人不肯任情征;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
语译:应该放开对四大之身的错计与执着,千万别像一般众生那样执取不放、把捉不舍!于此如来藏真常心的涅盘寂灭性中,只需随着四大之身的需要而饮水吃饭就行了!当你悟得如来藏以后,若能了悟一切身口意行都是无常,三界一切法都是生灭坏空而无常住的自性,即能触证如来所证第八识的大圆满觉悟境界。此是我永嘉玄觉决定而不改易的真实说,我也用这个亲证的如来藏的妙理,来表显真实第一义谛的大乘教,如此实证而得决定之人才是真实出家的僧宝,若是有人不肯我这个说法,那就由他任意的依他的情识臆想来征诘,我是不可能被诘倒而改变说法的。想要证悟大乘真谛之禅和子!应当直接的截断弯曲缠绕的种种葛藤,而向根源寻觅,这是诸佛世尊亲所印可的大乘真谛宗旨;若是要舍本逐末而在经论中的文字言语上面,犹如寻枝摘叶一般的作研究、训诂,是我永嘉玄觉做不到的事。
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圆光色非色。净五眼、得五力,唯证乃知难可测;镜里看形见不难,水中捉月争拈得。
语译:经中所说的无价摩尼宝珠,世俗人及佛门未悟、错悟的人都不能认识祂,若是想要获得这个无价的摩尼宝珠,只需参禅求证如来藏就行了;当你证悟如来藏时,就从如来藏里面亲自收得摩尼宝珠了。证得如来藏以后来现观,你就能看到犹如摩尼宝珠一般的如来藏,不但能映现出万法,而且也常常出生六识而显现出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觉、能知之性等六种神奇作用;这六种性用虽然是缘起而性空的,若是将这六种神用转而依止及归属于常住的如来藏以后,成为如来藏的一部分了,也就成为常住而不空的法性了;然后再来反观这一颗如来藏宝珠的时候,却又看到祂如同摩尼宝珠能显示种种影像一样,不断的显现山河大地、五阴众生;祂自己虽然不是物质之法,却又能生种种物质及七识心法,所以当你说祂是色法时,祂却又不是色法。经由实证如来藏、转依如来藏而修行,最后一定可以清净五眼、发起五力;然而这却是唯证乃知的事,未悟及错悟的人穷尽意识思惟以后,仍然是很难加以猜测出来的。从镜子中看到所映现的种种身形的影像并不困难(不落入镜中影像而直接找到镜子才是困难的),如同愚痴人一般想要从水中捞到那天上的月亮,要到哪一天才能拿到天上的月亮呢?
常独行、常独步,达者同游涅盘路;调古神清风自高,貌顇骨刚人不顾。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
语译:证悟如来藏的人是极稀有的,总是独行无偶,往往是独步于人间而难可觅得知音的,只有同样是已经通达如来藏之人,才能携手共同游行于涅盘路上!大凡真悟之菩萨都会转依如来藏而进修成佛之道,只是如来藏这个曲调太古老了;而证悟如来藏宝珠的人智慧勃发而离愚昧以后,看来是精神清朗的,这样安住如来藏境界的人所显现出来的风格自然而然就很清高;纵使没有珍馐美食,使得色身不壮而瘦峭,可是他的风骨却是高峻的,然而一般人不懂得尊敬这种真悟的菩萨,往往弃之不顾。穷于世间钱财的佛门真正出家僧人,并不贪求钱财,由于一贫如洗的缘故所以嘴里常常自称贫僧,其实这样的僧人只是身上贫于钱财罢了,但他在佛法之道上其实是广有法财的,所以这样自称贫僧的出家僧人其实是一点都不贫!这些在世俗钱财上贫穷的僧人,身上常常只能穿着破烂而有许多布毛的深色僧袍;然而若是说到佛法之道,他的心中其实是收藏着无量的无价法财珍宝。
无价珍、用无尽,利物应机终不悋;三身四智体中圆,八解六通心地印。上士一决一切了,中下多闻多不信;但自怀中解垢衣,谁能向外夸精进?
语译:这样的贫僧心中收藏无量的无价佛藏珍宝,永远也受用不尽!这样的贫僧可以用这种无价珍宝来利益有缘的人物,可以应机逗教而不会吝惜自己所拥有无价法宝。未来佛地的法身、报身、化身,以及大圆镜智等四种智慧,都可以在这个如来藏摩尼宝珠中圆满证得;乃至二乘圣人所证的八解脱与六通,都可以用这个如来藏心的境界来印定(确认其真假)。上品之士经由如来藏宝珠的实证而能够对真谛获得决定及了知以后,就可以对一切佛法都同样获得决了;可是中根之人及下根之人,越是多闻上根菩萨从如来藏中直接流露而说出来的妙法时,却是越多的人不能信受。这时候,深悟的菩萨就只能向自己的怀中,解下为众辛苦而汗污了的僧衣,还有谁能向外面那些愚痴无闻凡夫夸耀自己是何等的精进不懈呢?
从他谤、任他非,把火烧天徒自疲;我闻恰似饮甘露,销融顿入不思议。观恶言、是功德,此即成吾善知识;不因讪谤起冤亲,何表无生慈忍力?
语译:然而证悟者于此三界之中,却是知音难寻,别人想要怎么毁谤、怎么非议,就任由他们去吧!法界的事实却不因为他们不信的毁谤、非议而消失,那些毁谤与非议,就像高举火把想要焚烧整个天空一般,最后仍将是自己疲累而徒劳无功,法界实相仍将继续存在而不改变。那些毁谤与非议的言语,我听了就当作是畅饮甘露一般,当作是逆增上缘,来帮助自己销融业种,反而顿时更深入如来藏的不可思议境界中。我总是观察这些凡夫们对我所做的恶言恶语,当作是来帮助我转化习气种子的功德法,所以那些对我恶言恶语的人们,就成为我的善知识了。假使不能够因为那些讪笑与毁谤的因缘,而示现自己不会因此而增加更多的冤家与亲近的人,又如何能表显出证悟无生的人应有的慈悲力与无生忍之功德力?
宗亦通、说亦通,定慧圆明不滞空;非但我今独达了,恒沙诸佛体皆同。师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香象奔波失却威,天龙寂听生欣悦。
语译:由于真实亲证如来藏本心的缘故,便能于离言说而证第一义谛的宗门也通达;对于不离言说而教导第一义谛的经教以及为人说法的教门,也都能通达!(因此,每一位证悟者的力量,都可以使人通达宗门和教门。唯有亲证如来藏的人才能通达般若,通达般若的缘故,所以宗门可以通,说门也可以通。)对于禅定的定位以及般若智慧的定位,已经能圆满而光明的显现出来,决不耽溺或停滞于断灭空、顽空的恶见当中!这个如来藏本心法界实相的道理,决非只有今日我永嘉玄觉一个人才能独自通达与了知,恒河沙数的诸佛所证悟的实体都一样是这个如来藏,体性完全无二!证悟者为救护走入岐路的众生而摧邪显正,所说的殊胜智慧妙理,犹如金毛狮子般无畏的怒吼,这是无所畏惧者所说;一切错悟者就如同野狐等百兽一般,听到菩萨说法如同狮子大吼一样,无不为之脑鸣欲裂!即使是香象听闻了狮王的大吼,也是四窜奔逃而尽失原有的威风;可是天人以及龙族若是听闻到菩萨的狮子吼法音时,却是安寂坦然而且生起欢喜心而乐于听闻!
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纵遇锋刀常坦坦,假饶毒药也闲闲。
语译:回想当初为了寻访明师,探求心地大道的宗旨,不惜跋涉山川,遍历江海,一心一意都只为了参禅求悟!自从认得祖祖相传、心心相印的本来面目,认清了回归曹溪六祖惠能大师的路途以后,方才了知五阴的生死其实都与如来藏自住的实相境界无干。证悟之后才发现三界万法一切都归属于祂,从此以后走路时也是禅,坐定之时也是禅,而且说不说话、动不动作等一切时中,都可以现前观察而证实如来藏是从来都不动心的,转依如来藏这样的寂静自性以后,自己也就安然的不再妄自攀缘了。纵然我这五阴身遭遇利刃逼害时,我心中总是一直都很坦然的;假使我这五阴身被人偷偷的下毒谋害,我还是不会怨怪下毒者,心中仍然不觉得这件事情对我是多么重要的事。
我师得见然灯佛,多劫曾为忍辱仙;几回生、几回死,生死悠悠无定止。自从顿悟了无生,于诸荣辱何忧喜?入深山、住兰若,岑崟幽邃长松下;优游静坐野僧家,阒寂安居实萧洒。
语译:我的本师 释迦世尊在遇见燃灯佛时被授记成佛,但是以前未悟之时,也曾是多劫修菩萨行的忍辱仙人。回想我永嘉玄觉自己的修行路,一世又一世不断的生生死死轮回不已,悠悠忽忽的头出头没已不知有几多回了,连片刻一时都不曾止息过!一直到顿悟如来藏而体认祂的本来无生以后,对于世间的光荣与屈辱又有什么值得忧喜与罣碍的呢?这样证悟无生而转依了如来藏以后,不管是踏入深山峻谷之中,或者是住在罕无人迹的幽静野地,或于参天挺拔的松荫底下修行度日;随缘放旷悠闲恬适而轻松的游于法海中,有时则是随意安止山林野居思惟静坐,这样住于山野僧家之中,安乐寂静,自辨其道,真的很潇洒。
觉即了、不施功,一切有为法不同;住相布施生天福,犹如仰箭射虚空。势力尽、箭还坠,招得来生不如意;争似无为实相门,一超直入如来地。
语译:一旦觉悟如来藏真心的本来无生,开悟明心的事情就了了,悟后不需要施加功行于所悟的心上面,因为一切有为的妄心等七识的法性是不同于真心如来藏的;住于五阴之相而布施植福的人,死后是会生到欲界天中享福的,就好像仰头举弓向天射箭一般!一旦箭势衰竭、力量耗尽(天福享尽)了以后,终究必将坠落回地面(终究会下堕);所以天福享完以后,只剩下恶业种子,从天界下堕时将会招得未来世不可爱的果报,产生种种不如意的恶果!怎么能与顿悟如来藏的实相法门,一下子便得超越而直接进入自心如来胜地的境界相比?
但得本、莫愁末,如净琉璃含宝月;既能解此如意珠,自利利他终不竭。江月照、松风吹,永夜清宵何所为?佛性戒珠心地印,雾露云霞体上衣;降龙钵、解虎锡,两钴金环鸣历历;不是标形虚事持,如来宝杖亲踪迹。
语译:只需要悟得万法本源的如来藏,就不必忧虑生灭有为法等枝叶末节!如来藏就像清净琉璃蕴藏着宝贵的明月一般──含藏着万法的功能差别;既然能够从垢衣中解下这个如意宝珠──找到五蕴垢衣中的如来藏了,从此以后就可以用这个宝珠如来藏来利益自己,也能用这个宝珠如来藏来利益他人,并且将是永无穷尽而不会衰竭的。江中的明月映照着,清风也和缓的吹过松树,在这样光明清净的好环境之中,不懂得将自己的宝珠如来藏取来自利利他,整个美好的晚上到底是在做什么呢?就以宝珠如来藏显现的能使人成佛之性,转作心地戒宝珠,将自己所悟的心与已经生起智慧的自己加以印定,就成为无事人了,因此就能把天地间的一切──雾露云霞──都当作是自己身体所穿的衣服一样;出家以后所得到的钵就成为降龙钵,而行脚时用锡杖也就成为抵抗恶虎的用具了,这时何妨手握着解虎锡,于地一振,让锡杖上的两股金环清楚地鸣响着!这时的二样物品已不只是在标举出家形象三千威仪的事持表相而已,这正是如来宝杖亲自为大众示现法身的踪迹啊!
不求真、不断妄,了知二法空无相;无相无空无不空,即是如来真实相。心镜明、鉴无碍,廓然莹彻周沙界;万象森罗影现中,一颗圆光非内外。
语译:被我所悟证的宝珠如来藏,祂自己不必去追求真实,祂也不必去断除妄想;悟后就能了知真心如来藏空无形色而且没有妄心的行相,也能了知真心所生的妄心生灭无常而无常住的心相;但是在这个无相之实相境界中,却没有空与不空可说,这才是法身如来所住的真实相境界。对于心镜──如来藏──已经明白了,就能对诸法鉴照无碍──不再愚昧于三乘菩提了,才知心镜如来藏的功德廓然无边而普遍存在于恒河沙数世界中。此时就看见万象具足而各不相同的如同影像一般显现在心镜如来藏中,这时再来观察,这真心如来藏就如同一颗宝珠一样的照耀出圆满的光明,而这个光明非内亦非外的照耀着。
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弃有着空病亦然,还如避溺而投火。舍妄心、取真理,取舍之心成巧伪;学人不了用修行,深成认贼将为子。
语译:有一些人误以为如来藏只是为了使众生容易了解一切法空而说的不同名称(妄说如来藏就是一切法空的方便说),因此就落入「豁达空」,成为断灭论者而拨无一切因果,把自己处于莽莽荡荡之空无境界中,自以为已经实证佛法而证果成圣了,但这样其实只会招引未来世恐怖的灾殃与祸害。舍弃了三界有,执着一切法空的禅病,将来招引灾殃与祸害的道理也是一样的;这好比一个想要逃离水淹灭顶之苦的人,愚痴的把自己投入火聚之中一样的愚痴。舍弃了妄心七识而想要取证真理的人,这样有取有舍的心行反而成为善巧去做种种虚伪事的人一样(应该留着妄心来求证真心如来藏,不该把妄心自己灭掉而想求证真心,不该想要把妄心自己变成真心),学佛之人大多不能了解上面这层道理,以为修除妄心中的妄想,或是修除妄心对种种事物的执着,便以为是真正在修行了;这样子修行,其实完全是去认取贼人而携带回家当作是亲儿子一样(当然此贼每天要把你的财物都偷出去,让你流失了一切的法财)。
损法财、灭功德,莫不由斯心意识;是以禅门了却心,顿入无生知见力。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焰;非但空摧外道心,早曾落却天魔胆。
语译:这样辛苦修行,到头来却只是流失或损减了法财,灭却了自己的福慧资粮与功德而已;这一切不外都是由于错将三世的妄心意识认作是如来藏真心的邪见所致!所以禅门里头都是直接认清妄心而弄清楚了真心如来藏,因此而顿时进入本来无生的所知所见而引生的智慧力之中。若是远离了斤斤计较的女人心性而成为大丈夫了──证得如来藏而不再落入意识境界了,便是顶天立地的无畏大丈夫,就能手握金刚智慧宝剑而散发出般若智慧之锋利,不仅仅能空理摧坏外道妄心,其实暗中早就把天魔的胆子给斩落了。
震法靁、击法鼓,布慈云兮洒甘露;龙象蹴踏润无边,三乘五性皆醒悟。雪山肥腻更无杂,纯出醍醐我常纳;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同共如来合。一地具足一切地,非色非心非行业;弹指圆成八万门,剎那灭却三祇劫;一切数句非数句,与吾灵觉何交涉?
语译:证悟菩萨震动了正法之雷,大击摧灭邪说的法鼓,十方摄众慈云广布无不蔽荫,普宣法语尽洒甘露而无不遍!犹如法界中的大力龙象,游行所至,无边无际的含识众生皆蒙滋润;三乘根器及五类种性,全都由于菩萨震法雷、击法鼓而得以醒悟实相!这个述说真如佛性的大乘法要,就像那雪山肥腻之草全都没有其它的杂草混杂一样,这个如来藏所出的妙法犹如纯净的醍醐妙味,我永嘉玄觉常常纳受其中无量无边的功德受用!如来藏的真如法性圆满贯通于一切法性,如来藏一法函盖了一切法!犹如天上只有一个真月,却能普现月影于一切世间水中;而一切世间无数的水中月影,又全都源出于天上独一的如来藏真月!诸佛法身的自性可以与我的法身自性相通,我的法身自性同样与诸佛法身的自性相符契。这一个如来藏密严境界(地即是境界)中具足了有情一切的境界,虽然祂是无形无相而非色,亦不是众生所知的心;而祂也不会造作众生妄心所造的种种行为与业行!这么奇妙的如来藏宝珠,其实不用像修正妄心的恶行一般的辛苦修行,只在弹指之间就能圆满成就八万四千种法门之功德;在一念相应时的剎那之间,就能灭除三大阿僧祇劫以来累积下来的恶业!一切可数不可数的文声语句戏论等世间智慧,与我所悟如来藏真心自己的灵觉妙性何曾有一点点交互牵涉?
不可毁、不可赞,体若虚空勿涯岸;不离当处常湛然,觅即知君不可见。取不得、舍不得,不可得中只么得;默时说、说时默,大施门开无壅塞。有人问我解何宗?报道摩诃般若力;或是或非人不识,逆行顺行天莫测。吾早曾经多劫修,不是等闲相诳惑。
语译:又观如来藏,凡夫、外道对祂的毁赞,从来都毁赞不到祂;祂从来不领受一切的毁赞,所以既不可毁,亦不可赞!祂的体性犹如虚空,本无边际,绝于涯岸!不离当下现处而恒常处于湛然不动的境界中;您如果听说祂都在当下分明显现,而起心动念四下寻觅,就知道您确实未悟而未曾见到祂!祂是取也取不得,舍也不可舍!不可舍、不可得当中,就是这么去证去悟去取去得!当你闭口不语,祂还是在为人了了常说!当你口沫横飞时,祂却又默默无语!而不管说与不说,祂永远大敞大开五蕴十八界门,布施你我一切法,片刻从未歇塞停止!有人问我毕竟证解什么宗旨?我就回报说:「我是证得大般若的威德之力!」有人说我是正确的,有人说我是错误的,这些人都是不曾亲自识得如来藏的凡夫;我悟后说法时,有时逆说,有时则是顺说,莫说凡夫们不懂,即使是诸天来了也是无法猜测我所说的摩诃般若正法。久远多劫以来我早就已经在修行佛法了,今天才能有这个体悟,所以我凡有言说必无虚诳,绝非信口开河随便妄语来欺诳或迷惑众生。
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第一迦叶首传灯,二十八代西天记。法东流、入此土,菩提达磨为初祖;六代传衣天下闻,后人得道何穷数?真不立、妄本空,有无俱遣不空空;二十空门元不着,一性如来体自同。
语译:高高地建造如来正法大幢,明白地树立心法大宗旨,这明明就是释尊金口所训所传的宗旨,也就是曹溪六祖慧能所弘扬的正法;首传心灯的第一代祖师是迦叶尊者,如此承续如来慧灯的天竺祖师共有二十八代,代代都有记录。其后正法及佛陀的衣钵向东流动,传入这个具有大乘气象的中土震旦,菩提达磨大师号称东土第一祖!这样六代递传衣钵直到六祖慧能亲受以后,禅法南传而禅宗名声天下大噪,从此以后禅门开悟见道者──亲见自己本来面目如来藏真心的人,潜符密证的人数如何能清楚的算准数目?再说真心不是与诸法相待而建立的,而是本然常存的;妄心本来是缘起性空,是由真心中出生的;证得如来藏而进入胜义谛中,就看见本来并无一切戏论言说妄想,有见、无见悉皆遣离而了知实际上确实存在的不空之心如来藏,依这个确实存在的如来藏来说空性。般若诸经中所说的二十空的法门,原本只是因机而设的方便除相之教法,对于真悟者而言本来就用不着,所以不需执着二十空的法门;因为如来藏空性心,这个法身佛永远都是同样的不变法性,乃至如来的如来藏法体自然也是与众生相同的。
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镜上痕;痕垢尽除光始现,心法双忘性即真。嗟末法、恶时世,众生福薄难调制;去圣远兮邪见深,魔强法弱多恐害;闻说如来顿教门,恨不灭除令瓦碎。作在心、殃在身,不须冤诉更尤人;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
语译:十八界生灭法中,能取的觉知心是业根,所取的法是业尘;不管是根是尘,两者尽皆是真心宝镜上的痕迹污垢罢了!只有将痕迹污垢除尽以后,众生如来藏宝镜智慧的光明才能完全显现映照;当能知的觉知心与所知的六尘两皆俱忘以后,剩下的就是如来藏宝镜所显发的真性光明了。可叹的是,值此末法时期的五浊恶世,众生率多福薄业重而且业障深厚而难以化导调伏!如今距离佛陀说法住世的时期已经很久了,众生的邪见就越堕越深!直到如今魔说更为盛行,正法势力趋渐衰微,众生之间往往彼此多存恐惧、害怕被人误导伤害自己的法身慧命;忽然听闻有人宣说如来教外别传的顿悟之教,因为与自己的所知不一样,所以就因无明所障而心不相应,误以为就是邪魔外道所说,恨不得将如来藏正法加以摧灭,犹如打碎屋瓦成碎片一般。但是愚痴众生造作了这种恶业之时,是以觉知心、作主心起念来造作的,可是后来的一切灾殃却都得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承受!到那时,根本就不须呼天喊地般的投冤诉苦,或者埋怨他人早时不把正理告诉他。假使想要不为来世的自己招得无间地狱恶业苦报,就绝对不要毁谤如来正法轮的如来藏法身无上正教!
旃檀林、无杂树,郁密森沈师子住;境静林间独自游,走兽飞禽皆远去。师子儿、众随后,三岁便能大哮吼;若是野干逐法王,百年妖怪虚开口。
语译:如来圣教犹如繁盛茂密,全无杂树生长的旃坛香木林中,没有其它不同种类的杂树混杂于其中(同样的道理,唯一佛乘的大乘如来藏正法,也不容掺杂一丝一毫的外道见),于纯粹而郁郁浓密的般若智慧功德大森林中,只有威猛的大雄狮王一般之菩萨才能安住;狮王菩萨无畏地在纯有香味而无杂味的旃檀森林(真纯的如来藏功德林)中独自安静的迈步游行,那时森林中的走兽飞禽(错悟未悟的凡夫外道见),听到了狮王(证悟菩萨智慧高广)的狮子吼声(破邪显正的音声),无不仓皇闪避而远去!狮王所生的众多小狮子,跟随在狮王之后游行旃檀林久了以后,虽然不过三岁,却都已经能够如狮父般的震天大吼!譬如菩萨证悟以后追随其师广作狮子吼的大行三年以后,就能自己简别邪说,宣说正法而做狮子吼;如果是效法野狐追随在狮王身后而像狮王一样的大吼,就只能叫出野狐的声音罢了!所以错悟之师若是想要效法真悟菩萨破邪显正而作狮子吼,终究不能如同真悟菩萨一般真正的摧邪显正;禅门中的野狐,纵使已经百年修成妖怪而能变成人形,不自量力妄想效逐大雄法王而作狮子吼,结果必然只是枉开狐口而无人信受,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圆顿教、勿人情,有疑不决直须争;不是山僧逞人我,修行恐落断常坑。非不非、是不是,差之毫厘失千里;是则龙女顿成佛,非则善星生陷坠。吾早年来积学问,亦曾讨疏寻经论;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却被如来苦诃责:数他珍宝有何益?从来蹭蹬觉虚行,多年枉作风尘客。
语译:圆满、究竟的顿悟法教(直指人心的禅门宗风),是绝对不乡愿、绝对不卖人情的!对于宗门实证的法义,只要心中有任何一点疑惑而无法自己决定,就应该据理力争的探究下去,直到正邪对错水落石出。这绝对不是我永嘉玄觉常住山中的僧人喜欢逞强好胜,而是唯恐修行人稍有不慎误入歧途,便要落入常见、断见深坑,冤枉地将自己的法身慧命葬送在断常二坑之中。于修行探求事实来说,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是与非之间往往看似只有毫厘的差异,但这毫厘的差异将会使佛道的修行相差千里之遥;若是所悟正确,以是为是,依于正法而修,如同经中所说的龙女菩萨因此能够剎那之间就转生他国而顿时成佛!若是邪见深重,执非为是,从于邪思而行,就如同经中所说的善星比丘一般的愚痴,将会因为邪见而恶心当面谤佛的缘故,生身陷坠地狱!回想我年轻时累积了许多学问,后来也曾经借着探讨祖师的注疏而努力地研究经论,不曾从事于真修实证,以为可以在经论疏文中找寻到佛法的真意。这样子不断地分别经论中的各种名相法义而不知应该休止而改为参禅,恰似身入大海之中计算海沙之数目,是永远徒劳无功而使自己困在里面!后来才知道这种愚行早就被如来苦口婆心的斥责为:「自家宝藏不顾,却去他家数人珍宝,于己道业有何益处?」一直以来都像这样踌躇光阴,浪费修行的生命;直到一朝醒悟触证实相时,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只是风尘仆仆的作客他乡,走了多少年的冤枉路而不可回到家乡。
种性邪、错知解,不达如来圆顿制;二乘精进勿道心,外道聪明无智慧。亦愚痴、亦小騃,空拳指上生实解;执指为月枉施功,根境法中虚捏怪。不见一法即如来,方得名为观自在;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夙债。饥逢王饍不能飡,病遇医王争得瘥?在欲行禅知见力,火中生莲终不坏;勇施犯重悟无生,早时成佛于今在。
语译:会有这样的情形,全都是因为种性偏邪、发心不正、见解邪谬错误,才会无法通达了悟如来所制定的圆满顿悟大乘心地法门!定性声闻虽然号称精进不退,却缺乏大乘菩提修行成佛的道心,外道俗众纵然世智聪辩、伶俐过人,却全无般若及解脱智慧!这两类人对于法界实相究竟第一义谛,既可说是愚痴无智,又可算是童憨小儿一般的愚痴幼稚!但见捏指成拳,张指拳灭;遂在拳指之上,相争色空有无,以为实相于中可解可求!错把标月之指视为天上的真月,认错方向而枉费功夫!只懂得在六根六尘六识等十八界生灭法中,广作文章来搞怪而使人误信他的说法是正确的。殊不知,只有不见不取一切根尘境法的如来藏,才是法身真如来!这样证得不修而本有的真心如来藏常住而自在,才能称为观自在的菩萨!若能明心了悟而从如来藏的立场来看时,一切业障本来就不存在──如来藏不与业障果报相应。若不能破参见道而未能了悟自心如来本来无生、一切业障本不存在,当然应该继续轮回而偿还宿昔所造积欠有情的种种业债。当大善知识解说了这个真实的道理时,可叹的是那些愚痴无明众生,却仍然像是天灾饥馑的人,有幸值遇国王布施上妙食物(如同无上法王布施妙厨佳膳),犹且不信不知不解,不愿取饮疗饥,饱腹自救,以致法身慧命不能久存!又如重病垂危,空遇无上医王善施法药疗病,愚人却对面不识,不求不认不受,又怎生能令病体痊愈(离苦得乐、清凉无恙)?唯有菩萨种性之佛子,于证悟本心之后发广大愿不舍众生,更修佛道利乐有情;方能常住于欲界人间,外现诸欲而与众生同事利行,内依如来藏无生忍那伽大定,及以无量般若妙慧知见引生的力量,无畏于人间众苦而常住于欲界中成就禅思与禅定,如此世世处在五欲之中而修离欲行,如同在火焰之中出生红莲一般的可贵,像这样的清净莲花终究不会有被毁坏的时候;像这样子精勤修行的菩萨,犹如古时的勇施比丘一般,纵然毁犯重戒,理当下堕地狱;却由于深心忏悔过失,复得亲悟无生,终能顿然释解前愆,精进修行而成为宝月如来,如今仍然示现存在而住世说法,广度群生。
师子吼、无畏说,深嗟懵懂顽皮靼;秖知犯重障菩提,不见如来开秘诀。有二比丘犯淫杀,波离荧光增罪结;维摩大士顿除疑,犹如赫日销霜雪。不思议、解脱力,妙用恒沙也无极;四事供养敢辞劳,万两黄金亦销得;粉骨碎身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亿。
语译:证悟菩萨破邪显正而作的狮子吼,都是以威猛无畏之心而为众生解说正法与邪法的差异所在!而我永嘉玄觉只能深深的感叹众生的懵懂无知,感叹众生的邪见如同马革一般的顽皮坚韧。无奈的是,我只知众生多数是违犯重戒而障碍自己在佛菩提道上的修行,都看不见如来已经为他们开示成佛要道的秘密与诀窍!以前曾有两位比丘业习所牵,触犯了邪淫戒律与杀生大罪;智慧宛如秋萤之光的声闻持戒第一的优波离尊者,虽为犯戒比丘说法,却反而加重他们心中的重罪与疑惑结使!维摩大士于是挺身而出,以大乘胜义谛妙理为二位比丘开解大乘法要,恰似烈阳逼照霜雪一般,顿时销融了他们心中的重罪疑结!如来藏无生般若妙用所产生的不可思议解脱的力量,其中犹如恒河沙数一般无量无边的功德妙用真是说也说不尽!像这样子证悟如来藏以后,纵使座下弟子每天四事供养都很勤劳,我只说一句「有劳了」就敢放心的领受供养;假使有人来供养我万两的黄金,我也有功德可以受用而全数用掉;因为学人在禅师的教导下了知如来所教导的佛菩提道秘诀──亲证如来藏,获得无边的智慧功德受用,即使这位学人以粉身碎骨的方式来报恩,都尚不足以回报禅师的教导;因为,禅师只要一句话就能使学人对佛菩提的秘密了然于心,这样悟入以后就超越了以往百亿劫学佛而始终无法进入内门的困境了。
法中王、最高胜,恒沙如来同共证;我今解此如意珠,信受之者皆相应。了了见、无一物,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假使铁轮顶上旋,定慧圆明终不失;日可冷、月可热,众魔不能坏真说。象驾峥嵘谩进途,谁见螗蜋能拒辙?大象不游于兔径,大悟不拘于小节;莫将管见谤苍苍,未了吾今为君诀。
语译:那真心如来藏本是万法之王,于一切法中最高最胜,恒河沙数如来都同样是因为亲证如来藏而成佛的;今日我已经从垢衣中解下这无价如意宝珠而随意使用,凡是信受我已经获得如意宝珠的人,都能跟随我而与各人自有的如意宝珠相应。从所证的如来藏而生起的智慧中,可以了了分明的亲见这个事实:胜义谛中无心亦无物,都无一法可言,无人无我无法亦无佛!以此反观恒河沙数大千世界,犹如大海中的一个小小水泡;而一切贤圣出现在人间,都如同黑夜中的电光在天空中拂过一样,都是幻起幻灭而很快的消失于人间。即便是铁轮圣王召来铁轮压在证悟者头顶上,这位证悟者的决定心与般若智慧仍然是如同以往一般的圆满明白,始终不会失去;诸魔即使能把天上的烈日冷却了,清凉的明月沸腾了,但一切诸魔依旧无法败坏我这个真实无二的决定说。不论有谁自称是大法王,驾乘象王示现出证量很高深的模样,而欺谩大众说他已经真正的迈进成佛的路途了,但是有谁曾经看见螳螂举起的小小双臂能抵抗车辙?大象决定不会游步于野兔窄迫的小径之中,大悟之人则是一定不拘泥于小节──敢摧邪显正而不怕别人说他是在讲是非。劝君切莫以管窥所见的尚未入内门的表相佛法微小智慧,来毁谤证悟者所证的犹如苍天一般广阔的实相智慧;您假使已经知道自己在佛菩提道的实证上面确实还没有亲证而不能如实的了知,我永嘉玄觉今天就以这篇《证道歌》,为您讲出佛菩提的要诀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