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行天下

重启生命的自由和丰盛

 
 
 

日志

 
 

【转载】大成就者们的生与死-咏给明就仁波切访谈录  

2013-02-16 20:31:34|  分类: 大圆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377ee91gaf6d94a86e39&690.jpg
下载 (81.8 KB)
2011-10-29 20:17

2011年祈愿法会后大宝法王噶玛巴偕同明就仁波切和措尼仁波切一起在德噶寺快乐地绕行

5377ee91gaf6d37b062aa&690.jpg
第二世卡卢仁波切与第七世明就仁波切

5377ee91gaf6d32bdf08e&690.jpg
明就仁波切看望转世后的父亲乌金祖古仁波切

5377ee91gaf6e19698382&690.jpg
第十六世大宝法王显现虹光身

5377ee91gaf6e20237847&690.jpg


大司徒仁波切与十七世大宝法王
大成就者的死与生
受访:咏给明就多杰仁波切
采访:喜笑之歌编译群
时间:2005年藏历新年大司徒仁波切灌顶大法会期间
地点:印度智慧林

(中)

于无生死中示现的死与生

    引言:

    雪域西藏伟大的成就者密勒日巴尊者在“他利生的事业已尽,时节因缘已到之时”示现了病征。从他们师徒之间的对白到他圆寂过程中所展现的不思议境界,可以说是大成就者留给世人死亡之舞的终极写照(请参阅密勒日巴大师全集P.263-314)。以下是尊者以死亡为教化的片断摘要:

    当弟子们请求他修法延寿时,尊者:“从根本上讲起来,瑜伽行者是用不着修什么法的!一切逆、顺境界莫不是道,病也可以,死也可以…我可以将仇敌做为心爱的伴侣,还要修法求菩萨做什么用?…我已经转五毒成五智如来,还要医药六味何用?现在时间已到,生起次第的幻化佛身,法尔要趋入圆满次第的光明法性中,这是无庸更改的。”

    当弟子们请示他后事的料理时,尊者:“…身口意在法性中解脱了的瑜伽行者是不一定要留下尸体的;你们用不着造像,也用不着建塔…在高山上你们为了悲悯六道众生而修行,这就是四时最殊胜的造像。了达一切法本来清净,即是修塔建幢。心口如一,从内心的深处发起祈祷就是最胜供养。”

    当弟子们请问他要去的净土和如何祈求时,尊者:“这一次,我要到东方妙喜净土去朝礼不动如来…你们随便在甚么地方祈祷都是一样的。只要有信心,虔诚祈祷,我一定会在你们的面前的。你们祈求的事,我一定赐给…”

    访谈内容:

    Q:大成就者在无生死中示现的一切──从生至死,无一不是在说法,无一不是为了利益众生。不论是藏传佛教或是汉传等大乘佛教,自古以来,大修行人于死时往往会留下一些“道的征象”以激励后人。在汉地常见的,如:坐化、全身不坏、舍利子、舍利花…等。藏传则如:虹光身、舍利、无云晴空、彩虹天空…等。莲师在‘中阴闻即大解脱’中说道:“下等的密乘行者,…仅仅因他对密乘不生邪见、怀疑,具备对密乘的虔敬…,他就能于此际(中阴)获得解脱。当他死时,至少会有一个征象,比如:舍利、圣像、虹光等等。这是因为密乘具有极大加持力的缘故。中等以上的密乘行者…他们不需要往下徘徊这么远而来到法性中阴。当他们正要断气时,持明、勇父、空行等诸圣众就会迎接他们到空行净土。所显的征象如:无云晴空、其身消融而化成虹光、天降花雨、熏香弥漫、空出乐声,出现舍利、圣像等等。”

    莲师所列举的一些道征,由于文化背景差异,英、中译者往往不得不简略概括之。比如:以舍利和圣像来概括四种道征(藏文专有名词暂略)。可否请您稍做说明?

    A:一个是舍利的总称;一个是骨头所成的舍利,非常的细,坚不可摧;另一个是从骨头或头盖骨显现的佛像、坛城等;再一个则是仅限于从骨生出的圣像。

    除此之外,修行人遗体火化后遗留的道征,还有火化后可能示现不坏的几个软组织──心脏、舌头、眼睛。另外,头盖骨上则可能显现佛像、坛城等图纹,也有的会在舍利上显现藏文字母等…。

    Q:对于中阴教法,一般会说它是中、下根器的修行人,甚至是大罪人的恩典。因为,它能确切地引导人们如何把握死亡,使它成为一跃而往生净土或解脱成佛的跳板。可否请您谈谈上等修行者的情况又是如何?

    A:大瑜伽士(highyogis)他们在“临死中阴”时,就能认知法性光明而证入法身。其实,他们于生死已得自在,他们随时要走都能走──融入法身(法身迁识)。他们是为了众生而示现于人间;因此,他们也是在利益众生的因缘尽时,才会示现死亡的。

    比如:有些上师就会召集弟子信众们来做个荟供,像是开个Party,Say Goodbye。马尔巴尊者就是这么示现的。至于一般人若知死期将至,也可以经由荟供来清净恶业障碍。

    Q:莲师在《中阴闻即解脱》中说:“中等以上的密乘行者他们不需要往下徘徊这么远而来到法性中阴。当他们正要断气时,持明、勇父、空行等诸圣众就会迎接他们到空行净土。”──请问:究竟要修到怎样的境界才能得到那样的“礼遇”?

    A:比如:于大手印境界达到“一味瑜伽”的境界,或于大圆满达到“法性见证”的境界。

    R:也就是于四瑜伽达到第三阶次。

    A:对。

    R:我个人一直对密勒日巴尊者的四大男、女弟子,如惹琼巴等“以肉身飞往空行刹土”很好奇。他们真的以肉身──是像鸟儿一样──飞往净土?

    A:是的。

    R:在近代还有以肉身飞往净土的实例吗?

    A:当然还有。在西藏时,有一位瑜伽士就是在军警围绕下,肉身腾空,逐渐上升,终至消失于虚空中。他们那时的身体,就他们自己的感知而言,并不是一般的肉体(而是智慧身)。他人所见则确实是以肉身飞逝的。

    R:请问“虹光身”又是怎么一回事?

    A:依于不同的修持方法,虹光身也会有所不同。例如:依“托噶”会成就某种虹光身,依大手印会成就另一种虹光身…。

    Q:当我们这些学修者读到祖师们的传记时,对于他们一生示现的一切,总是倍受激励,无比向往。特别是他们的死亡之舞,历历明证着:“依于殊胜传承、具德上师、正法口诀而实修──必得实证”的事实。但那时空的遥远,缘境的迥别,多少会让后人生起“今非昔比”的感慨,使我们在不觉间会想要将时空拉近──从我们曾亲见、亲闻的人们最终的死亡示现中,得到直接的震撼与策励。

    就像眼前的您,过去数世所示现的死亡之舞:

    在莲师的时代,莲师:这位王子(赤松德贞长子慕崔赞普)在七世之前是我的大弟子。他死时化为甘露,普施众生,因此今生成为人王。(诺那活佛的莲花生传)

    在密勒日巴尊者的时代:大弟子惹琼巴最后是以肉身飞往空行刹土。

    在您八世前:大伏藏师天法明就仁波切二十余岁即坐化,荼毗之后,舌头、心脏不坏,舍利子上留有藏文字母等。

    你的前世之一的宁玛大伏藏师甘珠尔仁波切,于死后第三天将所有的伏藏法传给顶果钦哲法王(录自纽修堪仁波切的蓝宝石)。

    近来,最具震撼、激励的死亡之舞,莫过于尊贵的波卡仁波切所示现的天降舍利、虹环日月了。

    ──于此,仁波切,可否请您再列举几位当代的大师于死亡时的示现,作为当世学修者的策励?

    A:十六世大宝法王噶玛巴,你们可以从录影片中直接看到他的伟大示现。(编者目前还在搜集资料中)

    宁玛教主敦炯法王在法国示寂时,在他所有的生命迹象都已息止(死亡)了个把钟头后,他的佛母才从外头回来。她当场就对他说了一长串的话:“您这么早就走了,您未完成的工作谁来完成呢?…”只见10分钟之后,法王开始有了呼吸,过了一会儿便睁开双眼,微笑地说:“我几乎到了莲师的铜色山净土!”就这样,他又活了三年。(当时,甘珠尔仁波切的长子贝玛旺迦仁波切也在场。)

    甘珠尔仁波切也有类似的情况。当他坐化、一切都已息止时。他的幼子吉美钦哲仁波切当时年纪还很小,便在他跟前哭着说:“您走了,以后谁来教我禅修呢?”这时,甘珠尔仁波切就又活过来:“和顶果钦哲法王学。”就又走了。

    我的侍者的亲戚有一位法友,最近在大吉岭过世,他坐化于禅定中的照片very nice,可以放在书中。(仁波切随即飞快地跑去向侍者要照
片…回来:“没有。”)

    我的父亲乌金祖古仁波切圆寂时,只见他禅坐在那儿,脸色变得淡润泛光,还微微带着笑容,觉得他好像还会再说话似的…。他坐化于禅定中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这表示:他住于法性光明中,经由道次第功德圆满而成佛──所需的时间极短。)当时原本多云的天空,变得非常的湛蓝。尼泊尔原本相当污染的大地,也顿时变得清净。像那样的无云晴空便是法身成就的征象。

    荼毗之后,家父的心、舌、眼不坏──心脏上覆着舌头,舌头二旁是双眼。头盖骨在眉处有一点点烧损,其余皆完好无缺。除此之外,完全烧尽,一点也不剩──火化当时,火焰非常炽烈,他坐化时是双手交抱于胸前,一手持金刚杵,一手持铃。当时火焰之烈,就连那杵、铃也完全烧尽了。荼毗所在的四处都是舍利子,包括阶梯上,全都是舍利子。

    R:听说您主要上师之一的纽修堪仁波切圆寂时,留下的道征也非常特别──七天无云晴空、七天彩虹的天空,除了一盆醍醐(油)之外,什么也没留下。

    A:他是于一生中成就一切,无有遗余的大成就者啊!

    Q:感谢您给了我们这么多则真实而动人的事例──特别是由您这么一位高证量的上师所亲述。

    A:不是的,我才刚开始起步。

大成就者的死与生(中)补遗
--摘译自「狮子吼」
密邱雷威医师(Dr. Mitchell Levy) 是十六世大宝法王圆寂前的主治大夫。以下,是他在法王圆寂之后的一段访谈内容。

尊圣的法王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永不动摇、令人震憾、无有休止的慈爱。

身为医师的我,眼看着他的身体被那无法遏止的疾病所蹂躏,然而他的慈爱却未曾停息。这便是他不可动摇的特质。

每天早晨我都会走进他的病房问他:「您会痛吗?」他总是说:「不会。」到最后,这变得有点像是连续上演的玩笑──每天早晨我去看他时,法王总是在我开口之前,对我微笑地说:「不,不痛,不痛。」

这使我们的医疗团队深感困惑,因为显然他不是在否定自己的病情,但他又不像是在受苦,我们对此感到相当的震憾。

我们的医疗同仁就这样经常面对着这位正面临死亡的人──他依然对这些人的关切多于他对自己的关切。

当法王圆寂之后,他主要的弟子要求院方允许他们让法王的遗体置放在医院病房内几天。院方应允了这项不寻常的请求。

在法王圆寂之前,院方愿意尽其所能地尊重法王的意愿。因此他们毫无犹疑地为法王开了特例──当病患在医院过世后,必须随即将其遗体迁出病房。这原本是一则牢不可破的院规。今则因法王的感召力以及医疗同仁和管理部门对他的关照之情,因而让他的遗体置留在病房中。

在法王圆寂24小时之后,他的主要弟子请我到他的病房去,并且要我将手放在法王的心脏部位。每一天,我都惊讶地发现那个部位依然是暖热的。

当我在法王圆寂24小时后触摸到他温暖的心脏部位时,我还不是那么地惊讶,但过了48小时、72小时之后,他的心脏部位依然是温暖的,这就使我非常震惊。

一般而言,人在死后不久,因血液循环停止,遗体就会变冷。法王的心脏部位却显然是温暖的。对此,身为医师的我实在无法做出任何的解释。  

(下)于无生死中示现的死与生──生之歌

2011补充版

    缘起:

    生命的流转──前世、今生、来世,这种信念对于大多数的东方人而言,可以说是习以为常。至于生命流转的驱力,对一般凡夫众生而言,大多是随业而转;于慈悲化现的菩萨们而言,则是乘愿再来。

    莲师在《闻即解脱》中,对于凡夫的生死相续与变化,已历历指陈;对于如何利用死亡而获解脱,也已循循善诱。至于大成就者示现的生死相续与变化,则期望藉由这次的访谈,让你我得以一窥天上月投影于千江万水的个中堂奥。

    于此,谨以受访者的“前世今生”为例证:

    今世的明就仁波切于出生前,就在父亲的梦中预告:“我是咏给明就多杰,我要来您家借个住处。”司徒仁波切的弟子也说:“第六世明就仁波切在圆寂前,要求他的兄长将他的遗物送到智慧林;司徒仁波切则对十六世大宝法王说:“当您找到咏给明就时,一定要把他送给我。”第六世明就仁波切的侍者喇嘛鸠美则说:“我的仁波切在临终前不时地对我说:‘我要投生乌金祖古仁波切家,你说好不好啊?’”

—— 我们凡夫众生几乎只得随业去投生,毫无自主性可言。我们只能从今生所受来推知前世所做;而仁波切似乎是完全自主地选择此生的因缘。以现在的时空回顾来看,那实在是太圆满的因缘组合了。那使得他今世学修因缘之殊胜,几乎难有出其右者:

前一世的他在壮年(四十岁)时选择舍世(因利生事业因缘已尽)。

今世的他适时地投生为伟大的噶举、宁玛大师乌金祖古仁波切的么儿,出生在那稀有的祖古世家、大伏藏师世家中。

因此在他幼少时即已奠定深厚的学修基础,也宿愿得偿地回到司徒仁波切座下。秉持已备的基础,使得当时实岁才11岁的他提出三年闭关的心愿,也得到司徒仁波切的首肯。这也使得智慧林八十几岁的闭关上师萨杰仁波切能在那三年的期间内,将他数十载的修证心要传给明就仁波切和同期的闭关行者。特别是将第一世咏给明就仁波切掘发的伏藏法回传给第七世的转世。(闭关圆满不久,萨杰仁波切也就圆寂了。)

以那样深厚的学修基础,因此我们的智慧林能拥有一位实岁才15岁的闭关上师。

以那样深厚的学修基础,他在二十岁左右就被宁玛大师、龙钦巴法传之主纽修堪仁波切择为心子(在一对一的闭关传法后不久,纽修堪仁波切也圆寂了。)

也因此,如今全世界多少的求法者,在他示现的年轻生命中,寻得终身的依怙。

。。。。。。

   访谈内容:

    编者按:这篇专访的资料来源,原本是编者在编辑仁波切的中阴教学资料时,和仁波切之间的问答。当时编者有点心虚,便对仁波切告白:“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可能有点蠢,但我们真的很想知道。”仁波切表示但问无妨。最后,编者为应网站资料所需,便将当时的问答以专访型态呈显。

    Q:您在讲授中阴的课程中说道:“大成就者们没有投生中阴,他们有时是以真实身,有时则是以化身,来到人间度化众生。”──这里所谓的“真实身”是指经父母而出生的转世祖古──具有血肉之躯?而所谓的“化身”是指如佛、菩萨化现——不具血肉之躯的形影?(因为前者仍可称作化身──“祖古”的藏文原义。)

    A:于他相(他人的感知)而言,这二者是相同的——都是肉身。于自相(自身的感知)而言,则有化身和真实的人(real beings)的差别。而这只有他本人或修证高的上师才会知道。

    Q:大成就者们转世时,他们不经“投生中阴”却仍能经由父母而出生,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过程?

    A:在一弹指之间(仁波切提手一弹指:Suddenly)。对他们自身而言,本来就是超越生死的;于他人所见,则仍有其生、老、病、死,仍具有血肉之躯。

    Q:去年(2004)年末,驻锡法国的贝玛旺加仁波切飞到尼泊尔雪谦寺,和他父亲甘珠尔仁波切的转世──您,同在一个法会上领受宁玛派教法的口传、灌顶。贝玛旺加仁波切自然记得他和父亲之间的种种,但您可会记得上一世的您和您长子之间的种种?也就是说:一般凡夫一经转世投胎就会有隔世之迷,但不知您们这些不经投生中阴却仍有死、生示现的祖古们可会有隔世之迷?

    A:他们的感知(perception)是超越二元分别的,而凡夫的感知则局限于二元分别。就像猫儿有它的感知,它无法知道人的感知,人也无法知道猫的感知。何以那样是美,何以那样是丑…。

    R:虽然我们无法知道您们,但您知道您自己啊!

    A:(仁波切笑得有点顽皮)即使猫儿能告诉你它所感知的是什么,你也无法懂,是吧?

    R:也就是说:即使您说了,我们也无法懂,是吧?

    A:就如同当今的大宝法王,我们看到他经历的种种,认为他在受苦…。但以他们这些大成就者的感知而言,他们并非真的回到这娑婆世界啊!

    R:也就是说:这些化身就如同水中月。

    A:是的。(仁波切突然话题一转):“至于你问的问题,答案是──他们是不会忘记的。”

    Q:在祖古们示现的转世中,特别令人好奇又难解的是:

    一般的生命轮转是从一个具有心识的个体,经过死亡又再度出生为另一个个体——而这二者可说是“非一非异”,一如油灯焰火之相续。

    然而,有些上师却是由数个祖古合而为一转世的。

    例如:您,就咏给明就而言,在莲花生大士之时是他25位成就弟子中的慕崔赞普(赤松德贞王的继任者、护持佛法的藏王)。您,就甘珠尔仁波切而言,宿命通达的他忆起自己当时是莲师25成就弟子中的南开宁波。现在,这二大弟子则合在您一个人身上。

    正如顶果钦哲法王在认证您时所说的:“不错,他正如十六世大宝法王所认证的是大伏藏师咏给明就的转世,但他同时也是宁玛派大师甘珠尔仁波切的转世──由二位大师合而为一,就如同我是由三位仁波切合一转世一样。”

──这样由数个个体合一的转世,他们的心识又是处于怎样的状况呢?

    A:就像有时我走到十字路口,也会困惑:“我究竟是该往东走,还是往西去?”(大笑)It’s a joke!其实,每一位化身(祖古)都有他的功德和加持力。

    R:也就是说:当二者合而为一时,就如同二盏油灯合而为一

       ──同时具足二大转世祖古的累世证量?


    A:可以这么说。

    Q:但也有相反的情况── 一分为五,各自再分为五的转世。

       例如:十九世纪三大师之一的蒋扬钦哲旺波,据说他有五个转世——身、语、意、功德、事业。其中有二位是如雷贯耳的20世纪伟大上师——蒋扬钦哲却吉罗卓和顶果钦哲。而据说蒋扬钦哲却吉罗卓又有五个转世,其中最主要的即是兼具萨迦、宁玛传承的宗萨钦哲仁波切。

    A:虽说是一分为五,再各分为五,那也只是我们的感知所见。其实,化身是无限的。每一个化身有他不同的目的。有时“多合为一”会对众生较有利益;有时则是“一分为多”会对众生较有利益──他们都是依于对众生的利益而化现的。

    Q:在那些美丽的水中月──化身的祖古们之间,似乎也存在着存续的因缘。

    例如:顶果钦哲仁波切是您的二哥秋林(秋吉林巴)仁波切的上师也是教主,如今则投生到至友乌金祖古仁波切的家族,出生为秋林仁波切的次子。

    赤松德贞王的三位王子皆是大修行人,经历数百年的转世之后,如今都正好投生为乌金祖古仁波切的三个儿子。而乌金祖古仁波切在莲师时,是25成就弟子中以神通着称的桑给耶喜(努青巴)。

    再看看年幼的司徒仁波切和威严的第六世明就仁波切的合照,以及您近日与司徒仁波切的合照。又使我们想到莲师在伏藏中说:“第八世大司徒是咏给明就伏藏法的主要继承者。”

    您是宁玛大师纽修堪仁波切的最后心传,而当年纽师到印度时,便是受到您的前世甘珠尔仁波切的照应,成为至交。

    这些成就者之间似乎也会一再地聚合,在水月道场中携手上演一出出的梦中佛事。而他们示现生与死的种种,似乎都是那么地自主自在。

    A:确实如此。

    R:感谢仁波切让我们有机会一窥祖古们的化现之妙。更感谢将菩萨们的转世再来“制度化”的原创者──大宝法王和大司徒仁波切*。

    藏传佛教的转世认证制度,使这些修证者再来时能即早得到认证,即早受到培养。因此,处处可见“明师出少年”的事实。也使我们能在迷茫的性灵大海中,更有机会寻得正法传承和具德上师。同时,也使得殊胜的佛法能经由修证相传的代代师承,延续至今。

    您们存在的本身,于我们即是莫大的恩典!即使是水中月,也愿您们能为我等众生而常映,常圆!

    A:仁波切点了点头

    (访谈一结束,只见仁波切高高地站在他的法座上,如是清净而自在——但这仍是凡夫之我的感知,不知菩萨内心所感知的又是何等的境界啊!)


*编注:认证制度—杜松虔巴(1110-1193)在圆寂之前,将法脉传给了他的主要弟子(司徒)卓衮睿千(1148-1218),并对他说:「从今而后,你、我二人生生世世无二无别。」。卓衮睿千将所有的教法传给了彭札巴(1170-1249),由他完整地承续了传承。之后,彭札巴遇见了年少的噶玛巴喜并认证他为第一世噶玛巴杜松虔巴的转世 。从那时起,藉由无有间断的修证相传及师徒三昧耶的维系,此一口传教法传承得以纯净地存续至今,世称噶玛噶举传承或「金鬘传承」。噶玛巴和卓衮睿千的转世也一直维系着生生世世的师徒关系。


http://www.dovey.cn/bbs/viewthread.php?tid=48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